宅地本命‧腐化至上

關於部落格
6918&風動鳴最高‧倉庫‧有的沒的文章‧搭訕歡迎
  • 38519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六世回生 章之五 第二世(骸雲篇)





  著名學校,並曜附中學院。


  「同學,今天就上到這裡了。」


  頂著一顆藍色鳳梨,綁著及腰馬尾的男人在講桌前微笑。


  「骸老師再見。」


  「謝謝老師。」


  不少女同學上前打招呼,男人受歡迎程度似乎不低。


  同學們一一離開,不久後教室已經只剩他一人。


  六道骸擦了擦黑板,上頭描述的內容大概是神學類的。


  「骸。」


  教室走進一名黑髮青年,帶著爽朗的氣質。

 
  體育老師,山本武。


  「有事嗎?」


  停下手中的動作,六道骸轉向他。


  「有個學生轉到三零六,你的班級。」


  「轉學生?」


  六道骸挑了挑眉,接過遞上的單子。


  照片上是一名俊秀的黑髮鳳眸少年,銳利的眼神懾人心弦。


  雲雀恭彌,男,十五歲,原就讀於國外某知名國中。


  「據說是個脾氣不好的同學,而且一入學就要求當風紀委員長,所以持反對票的人都被送進了醫院。」


  山本苦哈哈的笑著,一臉傻氣。


  「呵,校長怎麼會同意讓他入學?」


  「不知道耶,阿綱一看到照片就連學歷也沒問直接答應了。」


  說著說著,山本不由自主的回想起那時的情景。


  『我的直覺告訴我這種長相的人不可違逆!』


  雖然是很古怪的理由,但阿綱的直覺很超級是真的。


  幾乎沒有例外,就連這次也一樣。


  六道骸輕笑幾聲,忍不住又多看照片幾眼。


  「看來會很有趣呢,山本。」


  「呃,是阿。」


  山本有些反應不過來,但也回以爽朗的笑。




















  「各位,這位就是轉學生,雲雀恭彌,同時也是新上任的風紀委員長。」


  雲雀偏瘦的身子站在台上,漂亮的臉沒有表情。


  在他看來一整班的人都礙眼至極,一群人聚在一起像話嗎?


  忍著咬殺的欲望,靜靜的聽老師把話說完。


  突然,六道骸把手搭在他的肩上,手還有意無意的擦過耳,令雲雀不悅的看過來。


  「做什麼?」


  「沒有,只是告訴你,你的坐位在最後一排最後一個。」


  若無其事的笑笑,六道骸一副無害樣。


  雲雀冷冷的看向他,隨即走向自己的位子。


  這是第二世的邂逅。


  異色瞳閃爍著。




















  「找到你了。」


  頂樓,風大。


  雲雀撐起原本躺著的身子,臉色不好的看去。


  又是他。


  「恭彌,你今天又沒有上課了。」


  語氣帶有些微的輕佻,沒有責怪的意思。


  「我討厭群聚。」


  不帶感情的回覆著,雲雀感到些許倦意。


  六道骸走近,修長的身子走到他面前停住,蹲下。


  兩張臉的距離僅離二十公分,使雲雀皺一下眉頭。


  太靠近了。


  「恭彌,不管過了多久你還是一樣。」


  風又起,藍色的長髮隨風飄揚,經陽光反射出現寶石的光采。


  「老師?」


  雲雀略嫌生澀的叫喚,他並不常使用這個名詞,但基於風紀委員長的身分,他不選擇用本名叫。


  「你叫我骸就好了。」


  六道骸又靠近了一點,雲雀看清了紅瞳裡的數字:六。


  沒由來的,心中一陣悸動。


  「不......。」


  不待他說下去,唇就印上。


  在雲雀剎異的目光下印上。


  「我們的關係永遠不可能只會是師生。」


  在說完這句話同時,雲雀祭出銀拐。


  而六道骸不甚在意的拿出三叉戟。


  然後,開戰。




















  後來,雲雀被六道骸帶到保健室。


  落敗的感覺很不好受,他從頭到尾都不想開口。


  「嘿,醫生,我的學生被狗咬了。」


  說了句扯到極點的謊言,六道骸嘻皮笑臉的踏入保健室。


  「嗯?我說過我不替男生看病的。」


  夏馬爾轉過椅子,一副不願被打擾樣。


  「再說怎麼看也都不像被狗咬,是你打傷的吧?那你自己負責。」


  「唉,說的也是。」


  接過夏馬爾扔過來的藥瓶,他轉開聞一下。


  「快點擦藥吧,男生不要待在這裡太久。」


  六道骸又呵呵笑了兩聲,隨手拉開一床的布簾,對雲雀勾勾手。


  雲雀走進簾子,冷冷的看向六道骸。


  「我自己擦,滾。」


  「不行,再怎麼說打傷你的是我,就讓我替你服務吧。」


  打定主意,六道骸拉起布廉。


  現在只剩兩個人了,坐在床上的雲雀不滿的瞪向站著的他。


  「吶,恭彌,你要自己脫還是我幫你?」


  「滾,你想被咬殺嗎?」 


  「阿,看來是要我幫你了。」


        六道骸欺身上前,手準備解開扣子。


  雲雀一掌拍掉那隻手,惡狠狠的自己解。


  帶血的制服褪下,取而代之的是佈滿傷痕的身體,上頭的血跡怵目驚心。


  「恭彌,你覺得這樣算不算體罰?」


  靠上去,拿著毛巾打算替他擦洗。


  「不要碰我。」


  觸到傷口的疼痛使他縮了一下,搶過毛巾自行打理。


  「或許說調教比較好。」


  看著雲雀鎖骨上的紅漬,六道骸又笑笑的開口:


  「你的脖子沒擦到,我幫你吧。」


  唇湊近,碰到敏感的身子。


  舔去血汙,雲雀微微一顫,下一秒就用力推開。


  「你真的是老師嗎?」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