宅地本命‧腐化至上

關於部落格
6918&風動鳴最高‧倉庫‧有的沒的文章‧搭訕歡迎
  • 38519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風動鳴同人--神空之鑰 章之三 北方任務(3)





  白燦的雷劈下,震耳欲聾,四處散發著焦味。


  「你......」


  在伊莎驚嚇尚未回復時,神闇又走到牢門,再使出絕技。


  「昊響‧跡絕‧化風塵。」


  原本被餘雷劈的幾乎毀壞的牢門逐漸化為細細的粉末。


  「走吧。」


  拉住伊莎,神闇往外跑。


  走道滿是焦黑的屍體,噁心的焦屍味讓神闇皺緊柳眉。


  可惡,早知道就劈開屋頂逃走就好了。


  反倒是伊莎沒什麼反應,只專注在奔跑上。


  大概是騷動引起了注意,一群人跑進屋內,紛紛持劍對上。


  神闇擋在伊莎前,來者不善的意圖很明顯,沒有必要多質問什麼。


  「讓開,否則就死。」


  眼中透出的殺氣使來人退了一步,但沒有離開,只是抓緊手中的武器。


  「那我就不客氣了。」


  大型攻擊魔法太耗體力和靈力,他選擇拔劍應戰。


  原本黑色的髮在魔法禁行區早已出現白色的原樣,銀白的長髮在空中飄揚,別有一種神般的威嚴,那張年輕俊秀的臉沒有絲毫的笑意。


  白光一閃,漂亮的身形混入人群中。


  揮起劍舞,優雅的砍、刺、擊。


  血光四濺,慘叫聲四起。


  約一刻鐘的時間,所有人都倒下了,中間只剩一名傲然挺立的身軀。


  乾乾淨淨,沒有沾上任何髒汙。


  聖潔如天使。


  「出去吧,伊莎。」


  走到外面,刺眼的陽光令兩人不適的瞇了瞇眼。


  視力逐漸恢復,出現一個模糊的身影。


  「庫塔‧凡。」


  神闇走到他面前,細看著他驚恐的表情。


  「你、你為什麼能使用魔法?」


  面對他懾人的氣勢,庫塔幾乎站不住腳。


  「這種事情你沒有知道的必要。」


  「請你放過我吧......」


  「唉,你知道我最討厭什麼嗎?」


  唇彎起,勾起一道美好的弧線。


  「把我當女人看。」




















  「破虛空斬。」




















  「珞,你在那裡待多久了?」


  「從你喊天之破那裡開始。」


  「是嗎?為什麼不現身?」


  「想見識你的特殊能力。」


  珞眨也不眨的盯著他,露出很有興趣的表情。


  「剛才那兩招能在禁行區使用......應該不算魔法的一種吧?是秘術嗎?」


  神闇不打算多透露什麼,只是避重就輕的回應:


  「只是魔法罷了。」


  看向伊莎,他又開口:


  「妳快離開吧,免得惹禍上身。」


  伊莎點點頭,露出燦爛的笑容。


  「非常謝謝你,我告辭了。」


  然後,使用瞬間移動消失了。


  「居然會使用移動類的魔法?她真的只是單純的舞女嗎?」


  珞在一旁咋舌,神闇不怎麼在意的聳肩。


  「有什麼關係?回去吧。」


  「你要這麼早回去嗎?我們任務時間有三個月,應該在外面玩玩吧?」


  的確,能夠休息是不錯,而且回去不用碰到某個棘手的天行使。


  神闇點點頭,逕自步行離開,白亮柔順的長髮逐漸融入雪的背景,別有縹緲的美感。


  

















  回到宮殿是三個月後的事,回來後自然就必須呈交任務報告。


  送報告書的過程中,神闇遇上了稜。


  稜身旁正站著第一王子伊莫色斯‧西卡潔。


  「殿下明安,稜大人。」


  「闇,去找國師大人。」


  「國師大人找我?」

  
  神闇指著自己,有點意外。


  「國師大人哪敢找你?是他那裡的人找你。」


  稜似笑非笑的看著他,大有打迷糊仗的意思。


  「咦?你難道就是國師提到的闇嗎?我可以看你的臉嗎?」 


  一旁的伊莫色斯漂亮的的灰眸瞧著他,清秀的臉有種可愛感。


  拿下面罩沒什麼不妥,況且對方還是王子。


  取下後,伊莫色斯睜大眼睛,驚喜的脫口而出:


  「國師真是好眼光,跟稜一樣好看!」


  稜的臉抽了一下,以扭曲的笑容對著神闇。


  「快去斂寧居吧,舊情人都來找你了,還不快去?」


  神闇的表情像被天之破打到,一時之間沒有反應。


  「稜別欺負人家嘛。」


  伊莫色斯打著圓場,又向神闇開口:


  「我得去參加父王安排的相親了,再見。」


  「恩,闇好自為之吧。」


  兩人緩緩的走遠,留下呆愣的神闇。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