宅地本命‧腐化至上

關於部落格
6918&風動鳴最高‧倉庫‧有的沒的文章‧搭訕歡迎
  • 38519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聖誕賀文 家教 宴會



  


  「咦?要辦聖誕晚宴?」


  現任彭哥列第十代首領,澤田綱吉不可置信的看著眼前的家庭教師。


  「恩恩,不過並不是為了外交,而是內部私下聚會。」


  里包恩淡淡的瞄了他一眼,以再平常不過的口吻說著。


  「還有,阿綱,守護者都必須一定要參加,全員。」


  全員?


  阿綱真的很想開死炎發飆,但是礙於這個人物可不是區區一個自己可以惹的。


  但是全員?


  先撇開在水牢的六道骸不講,那某個厭惡群聚老是喊咬殺咬殺的前風紀委員長會肯參加嗎?


  沒把他們全部拐死就不錯了何況參加?


  「哼哼,阿綱,就把它當作試驗吧,總之十二月二十五日晚上七點我要看到所有守護者到齊。」


  就這樣丟給我了?


  該死的你會不會太殘忍乾脆了?




















  為了這件事情,阿綱決定一個一個找守護者談。


  首先是山本。


  令人不意外的人在棒球場,但很意外的獄寺也在那邊。


  「咦咦?獄寺君也在這裡啊?」


  「十、十代目!」


  獄寺看到阿綱嚇的彈跳起來。一副當賊被抓到的心虛模樣。


  「你在這裡做什麼?」


  雖然原因大概猜得到。但是基於某些原因,阿綱還是意思意思問一下。


  「我、我只是經過這裡而已,絕對不是要陪山本那個笨蛋唷!絕對不是!」


  唉唉,你如果鎮定一點不要那麼驚慌說不定我就會相信了,而且你那位天然系腹黑的情人已經緊張兮兮的向這裡跑來了。

  
  喂喂,我們只是上司和下屬兼朋友關係而已,有必要這麼怕嗎?


  「阿綱怎麼在這裡呀?」


  露出清爽的笑容,即使帶著汗水還是有種閃亮的感覺,真不愧是清新的腹黑好青年。


  「這個......是邀請函。」


  遞上邀請函,阿綱稍微解釋一下。


  「彭哥列要辦聖誕晚會,守護者要全部參加。」


  「如果是十代目的要求,我當然不會拒絕的!」


  獄寺眉頭都不皺一下便點頭答應,甚至把邀請函當寶貝一樣的收在口袋裡。


  倒是山本的臉色有點難看。


  「隼人不是跟我說好聖誕夜要陪我去山頂看星星看完後去旅.......」


  話還沒說完,獄寺已經滿臉通紅的打斷雨守說的話。


  「笨蛋笨蛋----!既然是十代目的要求當然要答應啊!而且你怎麼可以把這種事情講那麼大聲?還有不要當眾隼人隼人的叫不停!」


  望著接近歇斯底里的獄寺和摸頭傻笑的山本,阿綱倍感無奈。


  反正......這樣應該就可以了吧?


  獄寺大概不管如何都會拉山本參加的。


  嵐守、雨守,完成。




















  小孩子應該很好哄吧?


  抱著這樣的想法,阿綱找上藍波。


  「嗄?藍波大人才不要參加無聊的宴會的。」


  藍波一邊流著鼻涕一邊把邀請函塞進亂七八糟的爆炸頭中,擺出你能奈我何的樣子。


  好令人火大的姿態。


  「藍波也算守護者吧?所以不管怎麼樣一定得參加才行,而且現場還有很多糖果蛋糕。」


  「藍波大人對糖果和蛋糕才沒興趣呢!」


  你騙人。


  明明都已經露出流口水的蠢樣了還要這樣說,你到底在堅持什麼?


  「藍波不可以給人添麻煩。」


  在一邊的一平終於看不下去,出聲提醒藍波。


  「哼!我才不要呢!」


  吐著舌頭,依舊一副不惹火人不罷休的樣子。


  「你的十年後火箭筒被里包恩沒收了,如果你還想要的話就參加。」


  瞬間變臉。


  很好,又結束一戰了。


  雷守,完成。




















  「阿綱!加入拳擊社吧!」


  「大哥,我在說宴會的事......」


  「那些都不重要,我極限的要你參加拳擊社!」


  「不是,可是對我來說很重要......」


  為什麼為什麼他這個首領會當成這樣?可不可以辭職不幹?誰來把我篡位?


  「大哥,你就答應阿綱吧......」


  了平看向京子好幾秒。


  「好吧!那我們當天再討論拳擊社吧!」


  沒想到妹妹一出動大哥就屈服了。


  雖然很順利的結束卻有種卑微的糟糕感......


  晴守,完畢。




















  地點,黑曜中學。


  「BOSS找我有事嗎?」


  眼前頂著紫色鳳梨的可愛少女正看著自己。


  「我、我想見骸。」


  總覺得這句話說起來怪怪的,可是要告訴六道骸邀請函的事才行。


  「什麼?」


  果不其然,克羅姆露出非常困惑的表情。


  「BOSS,骸大人只鍾情於雲雀先生唷......」


  我知道啦啊啊啊啊阿----!我只是想見他一面告訴他邀請函的事情而已,有必要一臉不知所措的想太多嗎?


  但阿綱還是沒有吶喊出來,只是很虛弱的回答:


  「骸到底灌輸你什麼觀念......總之我必須見他才行。」


  否則說不定我聖誕夜就要被迫穿內褲奔跑了。


  克羅姆一臉為難的說著:「好吧。」


  濃霧四起,接著身形嬌小的少女逐漸化為高瘦的男人。


  「KU FU FU,好久不見阿,彭哥列。」


  伴隨詭異到極點的笑聲,唇間依然是妖異的弧度,眼神是掩不去的狡詐。


  六道骸。


  「骸,這是彭哥列的聖誕晚會邀請函,守護者有必要參加。」


  戰戰兢兢的拿出邀請函,送到六道骸的眼前。


  六道骸只是掃了邀請函一眼,以極為不耐的口氣說著:


  「我對黑手黨的聚會沒興趣。」


  「算我拜託了,骸,這是里包恩親自下的聖旨。」


  「喔?但比起參加那種無趣的晚宴,我對占有你的身體比較有興趣。」


  六道骸身子一傾,靠近阿綱,伸出細長的手,輕捏住他的下巴,勾起他令人憐愛的臉。


  距離的貼近並沒有讓阿綱驚慌,他無力的翻了翻白眼。


  「雲雀學......」


  果然,六道骸像被電到一樣跳了起來,轉向阿綱看的方向。


  「恭彌你聽我說......」


  當然一個人都沒有。


  六道骸瞪著阿綱,臉微微泛紅。


  「該死的我被抓到把柄......話說回來,恭彌會參加嗎?」


  阿綱縮了縮肩膀,沒什麼回答的意願。


  而六道骸十之八九也猜得到。


  「唉唉,閒著也是閒著,我跟你去找恭彌吧,好好感謝我,彭哥列。」


  感謝你?你們碰在一起不炸了彭哥列總部才奇怪。


  算了算了,總之,霧守,勉強OK。




















  「你們來做什麼?」


  雲雀躺在學校的頂樓,一臉不悅。


  「校外人是不可以進入校園。」


  喂喂,我沒記錯你好像也是校外人士。


  「阿阿~恭彌我好想你!」


  某個泛花癡的熱帶水果已經撲了過去,下場當然是被打飛。


  「草食動物你來幹嘛?」


  吞了吞口水,阿綱緩慢而恭敬的交出邀請函。


  「這個是彭哥列聖誕晚會的邀......」


  「我不去。」


  嗚嗚,果然是一口拒絕。


  「哭腐腐,恭彌別這樣,我的小親親就和我一起參加晚會吧。」


  「你想被咬殺嗎?」


  「如果不介意就當我的女伴吧,我會好好帶舞的。」


  「你腦袋有洞嗎?」


  「我們這麼久沒見是該好好聚一聚了。」


  「你......」


  不等雲雀說完話,六道骸已經摟住他的腰間,親暱的在唇上留下一吻。


  「咬殺!!!」


  臉瞬間爆紅的雲守,嘻嘻笑笑不正經的霧守。


  大空慢慢的走開。


  任務,應該算完成了吧?




















  晚宴所有人都到齊了,里包恩難得露出滿意的微笑。


  晚宴過程十分平靜順利,直到最後。


  里包恩說的一句:「現在請第十代首領來一段開死炎跳內褲舞的餘興表演。」


  槍指著阿綱。


。。。。。。。。。。。。。。。。。。。。。。。。。。。。。。。。。。。。。


打的好趕唷~~~~~


不好意思打得很隨便


結尾得很隨便


抱歉抱歉=0=


不過我真的很忙打這篇真的是極限了(明天還有考試)(淚)



還是祝聖誕快樂XDDDD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