宅地本命‧腐化至上

關於部落格
6918&風動鳴最高‧倉庫‧有的沒的文章‧搭訕歡迎
  • 38519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家教同人-第一次(骸雲)中





  知道嗎?日本的居酒屋為什麼不會倒呢?


  因為男人總是喜歡聚在一起藉酒消愁啊!


  這裡是一條不夜的街道,琳瑯的居酒屋、滿街的酒店小姐,又有花柳之都的別稱。


  而一家座落於街尾的小小居酒屋便是六道骸常光顧的店家。


  喔,還有山本武。


  「呼!你說說看呀,這是為什麼呢?山本武?」


  已是半醉的六道骸瞇著異色的眼睛,酒精的效應讓他不由自主露出嫵媚的笑容,雙頰也是醉人紅暈。


  山本武依舊保持一貫的笑容,他當然沒有跟著六道骸豪飲,否則他不能想像回家後愛妻的表情。


  「嘛,這得靠骸你自己想想吧?」


  語音剛落,居酒屋的老闆又拿了一瓶酒出來了,銀白的髮絲在夜裡格外刺眼,面上是掩不去的笑意。


  沒錯,是白蘭。


  這位供六道骸毫無節制吃喝完全不收錢的老闆,就是領導米爾菲歐蕾的首領白蘭。


  格外難以置信卻又容易理解。


  這家居酒屋是為六道骸而開的。


  平時白蘭當然不可能沒事來當老闆,只是當手下報告六道骸前來光顧時自己基本上都會飛奔而來。


  「呵呵,骸君如果受不了就來我的懷抱嘛!」


  替他斟了滿滿一杯清酒,動作輕而流暢優雅,好似手上捧的不是日式清酒,而是法國紅酒。


  「少來了,你們這兩個變態份子。」


  六道骸不屑的嘖了一聲,看向山本。


  「別以為我不知道你還在肖想我家的小麻雀,都已經左擁一個了就別來打恭彌的主意。」


  是的,山本和雲雀在國中就一直有著很曖昧的關係---雲雀本人完全不承認。


  到了成年以後,即使各結新歡也沒什麼改變,山本依然常往雲雀那跑,而雲雀雖然總是冷著臉卻也接受。


  「嘛,怎麼這麼說?好歹我也是你多年的酒友了。」


  怎麼看都覺得最不可能湊在一起的組合。


  六道骸也曾暗自疑惑為什麼在他被拒絕總是失意的前來找山本。


  或許是因為山本曾經跟自己一樣在一個人身上投注相當大的心血。


  「是是是。」


  醉醺醺的,他又再度飲盡一杯,難得向白蘭勾了勾手指,白蘭愣了愣立刻會意過來。


  添滿六道骸手中的酒杯,再拿出新的倒滿。


  握著往六道骸靠近,六道骸那方毫不避諱的往白蘭靠近。


  交杯酒,入喉。


  「呼呼,所以說,我們是最佳酒友三人組。」



















  這次六道骸喝的出乎意料的多,也喝的出乎意料的醉。


  平時喝完後他總能自行返家,而這次他幾乎是醉的不醒人事。


  「唉呀,看來這次骸君是真的很沮喪呢!」


  與山本一左一右的攙扶著,白蘭掛著玩世不恭的笑容。


  「是呀......」


  山本若有所思的望著白蘭。


  「嘛,要把骸送回去嗎?」


  白蘭握著下巴思考著,看上去似乎也頗為難。


  「我也不知道呢,這麼晚也不知夫人睡了沒。」


  口中的夫人自然指的是雲雀,聽在山本耳裡只是很想笑。


  「但是不把骸送回去,雲雀學長說不定會很生氣呢。」


  最後的決議還是送回去。


  居處並沒有很遠,加上白蘭喚來米爾菲歐蕾的人員開車接送,三人很快就抵達宅邸。


  山本熟捻的上前按下門鈴,沒一會兒門就開了,這也代表屋主並沒有睡著。


  站在精緻大門後的人兒,穿著黑色的浴衣,露出雪白的頸與胸膛,還有手足。


  相互照映是烏黑柔軟的黑髮,鵰在秀美臉龐上的即是震懾人心的鳳眼,屬於東方人的黑眸正目不轉睛的直盯三人。


  比誰都美麗,也比誰都強悍,這位是彭哥列十代雲守,雲雀恭彌。


  「晚安啊,雲雀學長。」


  一看到雲雀山本毫不遲疑的放開六道骸像隻忠犬似的撲上去。


  雲雀像往常一樣只是冷冷的看了一眼,隨後看向攬著六道骸的白蘭。


  「晚安,夫人。」


  白蘭禮貌的笑了笑,殊不知那句「夫人」讓雲雀爆了多少青筋。


  紫瞳打量著雲雀漂亮的身段,之前見過了幾次面也不曾像現在感到如此驚艷,也難怪骸君愛不釋手。


  「我說你還要扶著那個東西多久?」


  雲雀懶洋洋如此說著,其中眼裡的殺氣已經蔓延。


  白蘭看了「那個東西」一下,隨即識趣的放開,人妻當前,他也不好意思多說什麼。


  倒是山本還有些戀戀不捨的想多說些什麼,結果被雲雀門一甩。


  「不送,晚安。」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