宅地本命‧腐化至上

關於部落格
6918&風動鳴最高‧倉庫‧有的沒的文章‧搭訕歡迎
  • 38519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家教同人-黑手黨模特兒(骸雲)章之三





  雲雀抽中的號碼是十八號,算是挺前面的數字。


  男模和女模的攝影棚只隔著一層玻璃,看來製作單位有讓他們觀察對方的打算。


  「公告,模特兒由男模特兒開始拍照,女模特兒先休息,主題是『浪漫』。」


  聽到機器式的廣播,沒多久,雲雀就看到抽了一號蹦蹦跳跳開新上台的六道骸。


  老實說六道骸的穿著真的會讓雲雀聯想到韓國明星裴勇O的模樣,大衣,圍巾,就只差眼鏡了。


  甫站上台,六道骸露出微笑向評審自我介紹。


  雲雀注意到他使用了幻覺讓兩隻眼睛都有如大海般的深藍。


  少了那隻紅眼,似乎少了許多邪魅,平常胡亂散發的魅力頓時收斂許多,輕佻變的沉穩許多,但蔚藍的長髮依舊不變,以馬尾的姿態披散肩頭,若隱若現的妖媚遐思。


  義大利的血統在人群中並不突出,但六道骸悠然漫步的身影總是能吸引他人的目光,就像現在,男人的目光集中在上,女人的目光愛戀不以,有敵意,有忌妒,也有愛慕和崇拜。


  六道骸總是有雲雀恭彌沒有的特質。


  燈光打下,罩上六道骸的臉龐,他緩慢的伸出左手,輕輕撫著右邊臉頰,身子微傾長腿微屈,眾人的目光跟著他移動,死死不移,像是某種宗教儀式,而他是宛如神的中心。


  當然,他永遠不會是神。


  最後做了一個傾國傾城的表情,眼迷離,唇稍啟,此為---風情萬種的浪漫。


  一種危險而甜蜜的分為散播開來,猶如招蝶的花朵,芬芳卻帶著濃烈的毒性。


  六道骸式的浪漫。


  攝影師拍足了後,點了點頭六道骸列咧嘴一笑就輕快的下台。


  然而雲雀清楚的看見他的眼睛向自己飄來,以誘惑的姿態微笑。


  唇語:「今晚我去找你。」


  雲雀唰的臉稍稍紅起來,倏地右手臂被捉住,正當他想用左手攻擊時,對方比他更快一步搶先捉住。


  「吶吶,別胡亂攻擊---」


  抬眼一望,原來是白蘭。


  雲雀不悅的甩開他的手,惡聲惡氣的詢問:「做什麼?」


  「當然是指導你一下等會兒的姿勢啊。」


  白蘭聳聳肩,有些替自己抱不平。


  「聽我說,今天的造型是淑女風,所以你要儘可能的有淑女的樣子,坐姿,腳的彎度什麼的,記住---絕對不要露出太男性化的表情,畢竟你漂亮歸漂亮,骨子裡還是男的,輪廓也會有男生的影子。」


  雲雀哼了哼。


  「那我該做什麼動作?」


  「恩,你就坐著,心裡想著骸君就好了。」


  這句話讓雲雀差點失控揍人。




















  輪到雲雀已經經過了一段時間,昏昏欲睡的他被白蘭叫起來。


  「起來了,輪到你了,再不起來我就偷吻你。」


  睜開眼睛,雲雀冷冷的瞪了他一眼,說了句我沒睡就逕自上台了。


  其實雲雀真的沒有睡,在那種鬧哄哄的環境下,淺眠體質的他怎麼可能睡著。


  走入台之際,雲雀瞥了六道骸一點,此時他正被多人團團圍住,有男有女。


  嘖了一聲,踩著高跟鞋,叩叩的響著。


  浪漫--浪漫--這輩子真沒想過這種東西。


  鏡頭下的雲雀茫然的就地坐在舞台上,長腿優雅的交疊,右手小力的壓在胸口上,左手撐著地板,背向後仰,捲髮細微的散開,茫然。


  浪漫這種東西---一直都是交給六道骸不是?


  俯首,淡淡的一笑。


  屬於東方人的味道散播開來,美麗而內斂,華麗而莊重,壓抑的浪漫,壓抑的誘惑充斥著空間。


  勾起唇角,嗜血的殺氣擴散,無人不受影響,幾近震撼。


  咬殺---雲雀恭彌式的浪漫。


  雲雀恭彌總有六道骸沒有的特質。


  一陣強光襲來,攝影師按下了快門。


  怎樣都好,通通咬殺算了。




















  這次刷掉一半的人,雲雀和六道骸因為有出色的成績,再加上彭哥列已經事先說好,兩人毫無驚險的過關了。


  甄選會的參賽者是兩人一間寢室,抽籤決定,當然,同性者同住,他們是不可能住同房的。


  「你好,恭彌小姐,我叫做珍妮。」


  和雲雀同間房的是一名金髮碧眼的法國女性,說著流利的義大利文。


  「恩,你好。」


  雲雀點了點頭,發出的聲音是經過研發團隊製造的變聲器所造成的細細嗓音。


  聽了連自己都不習慣,可惡。


  其實雲雀心裡挺頭痛的,就算自己跟六道骸有非比尋常的關係,要他與一名女性同寢真的很勉強,而且六道骸不是說他要來嗎?來了又要怎麼辦?


  頭痛......


  「雲雀小姐,如果不介意,我就先洗澡囉?」


  問是這麼問,但珍妮已經自顧自的脫起上衣。


  -----我介意!!


  雲雀壓下她已經把衣服拉到胸部的手,對上疑惑的藍眼,雲雀使用不怎麼流利的口語說著:

  
  「抱歉,這在東方國家並不平常,可以請妳到浴室再脫嗎?」


  說這話時,雲雀相信自己的臉已經紅起來了,而珍妮只是思考了一下,點了點頭就自己準備走進浴室。


  「呼---」


  小小長呼氣一聲,接著又聽到們把轉動的聲音。


  誰?


  走過去,透過門孔望了一下,沒人。


  感到奇怪的雲雀轉了回來,猛然一看居然面對的是六道骸的臉。


  「唔!!」


  又不是拍鬼片,雲雀的確是被嚇到,差一點就叫出來。


  「喔呀喔呀,恭彌被嚇到了呢。」


  右眼已經恢復原本的血紅,妖氣更加明顯,輕輕攬住雲雀的細腰,六道骸悄聲說著:「我來找你囉,我親愛的恭彌。」


。。。。。。。。。。。。。。。。。。。。。。。。。。。。。。。。。。。。


好久沒發文,對不起唷各位


最近在忙招新生的事---詳細情形會在PO上來。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