宅地本命‧腐化至上

關於部落格
6918&風動鳴最高‧倉庫‧有的沒的文章‧搭訕歡迎
  • 38519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家教同人-黑手黨模特兒(骸雲)章之四





  被壓在門上,依稀可以聽見透過浴室傳來嘩啦啦的水聲。


  「那女人在裡面......」


  推拒的六道骸的靠近,雲雀強忍怒氣的小聲提醒著。


  「喔呀,我知道啊。」


  ---知道你個鬼!


  「你這顆鳳梨別給我太過分,現在馬上滾回你房間。」


  咬著牙,死抓著他的手臂,力道令六道骸有些吃痛。


  「但--我擔心恭彌會想我呀,如果你晚上怕冷我可以抱你。」


  「哼,我看你是沒人陪怕黑的小鬼吧。」


  「咦?兒童節出生的好像沒什麼資格說我。」


  倏地,拐子劃過六道骸的頸間,他機靈的撇頭,不算輕鬆的閃過這一攻擊。


  「唔哇,好險好險。」


  雲雀手掐上鳳梨的脖子,惡聲惡氣的威脅。


  「我再說一次,馬上回去。」


  「你真小氣。」


  六道骸巧笑倩兮的拉下雲雀的手,改為環住對方的姿態,唇附在他的耳邊細聲。


  「我說過今晚要來找你的。」


  「所以呢?」


  擋下雲雀揍向腹部的拳頭,擒著手腕硬是壓在門板上。


  「吶,女裝不好脫吧?要不要我幫你?」


  真是夠了,輕佻到讓人煩躁的地步---


  「我說不行,你是沒看到我房裡還有人嗎?」


  「咦?你不知道這句話有很嚴重的語病嗎?」


  碰!


  六道骸閃過迎面而來的拐子,拐子正中可憐的米色牆壁。


  凹了一個洞可見其力道,雲雀不是真的想殺他就是相信他躲得過。


  六道骸佯裝惋惜的看著牆壁,不一會兒又轉頭盯著雲雀,很明顯的牆壁的吸引力遠低於對方。


  「房裡有沒有人根本無所謂吧?恭彌。」


  「你是笨蛋嗎?被發現一定會被取消資格。」


  雖然被取消資格代表自己不必再扮女裝,但這也代表了任務失敗,這也是他自己非常不樂見的。


  「不要被發現就好了。」


  語畢,六道骸俯身壓著,給予一記深吻。


  隨著缺氧,雲雀壓低自己欲出口的喘氣聲,手不住的推拒著越來越靠近的身體,踩著高跟鞋令他幾乎撐不住自己的躺在門上。


  「你夠了......」


  一想到有個女人還在浴室裡洗澡他就渾身不自在,這顆笨蛋鳳梨是沒想過被發現的後果嗎?


  「恭彌小姐,我好像聽到什麼聲音,發生什麼事了?」


  珍妮的聲音從浴室傳了出來,接下來聽到開門聲。


  ---糟了!


  「喀啦。」


  珍妮包著一條大浴巾走了出來,全身還濕漉漉的。


  「嗯?恭彌小姐?」


  環伺屋內,沒有一個人。


  「真奇怪......」


  正當珍妮想走回去繼續洗澡,卻赫然發現浴室門已經上鎖。


  「咦?怎麼會這樣!?恭彌小姐你在裡面嗎?回答我啊!還有為什麼牆壁凹了一個洞呀?」


  此時在浴室裡的六道骸正滿面笑容的摀著雲雀的嘴,而雲雀一臉惡狠狠的瞪視著他。


  「那麼,恭彌,來替你洗澡卸妝囉?」


  不等雲雀回應,自動自發的將雲雀的上衣由下往上脫。


  「你給我等一下。」


  死壓住自己的上衣,極力抗拒。


  六道骸把他壓在牆邊,靈巧又強制性的直接拉開,連貫的動作令他反應不及,等到衣服正式被剝掉才愕然。


  「你---」


  陶瓷般的白皙皮膚,在熱氣滿盈的浴間若隱若現,纖細的手臂、肩膀,極細的腰間,看上去就是個瘦弱的美少年,任誰也無法想像他擁有的破壞力。


  六道骸笑了幾聲,摟著雲雀的腰輕摸著他白嫩的臉頰,順手取下他的變聲器。


  「不好好卸妝對皮膚可是有很大的負擔唷!」


  「噁心!」


  不過那些妝是真的讓雲雀很不舒服,因此也順從的讓六道骸在他的臉抹上了卸妝水,清洗後再加上卸妝棉確保完整卸掉,最後就是普通的洗臉步驟了。


  六道骸似乎也很享受這種服務的感覺,尤其是替雲雀卸妝這種新奇事。


  「好囉,接下來就是夫妻共浴的時間了!」


  「我揍你唷,滾出去。」


  「咦?怎麼這樣?」


  一臉受傷的神情,一邊趁雲雀不注意時拉下了他的裙子。


  「喂!你這傢伙!」


  「恭彌你怎麼可以在裙子底下穿四角褲?這樣讓我興奮的心情都沒有了!」


  什麼興奮心情啊?你為什麼不去死一死?


  正式把雲雀剝光後,六道骸也緩慢的褪下了自己的衣服。


  露出跟雲雀不一樣的寬肩、厚實的胸膛,以及雖然窄卻結實的腰,每當雲雀看到六道骸的身體時,他總是能感覺到與自己明顯的不同。


  相當大的體格落差,那是令自己有點羨慕的身體。


  「恭彌看我看到入迷了嗎?」


  六道骸似乎覺得很有趣,公主抱的騰空抱起雲雀,無視他的抗議,走向浴缸,放下。


  「我才沒有看到入迷......」


  「恭彌還是坦率一點比較可愛。」


  泡在熱水中,蒸氣不斷的上升,六道骸的臉部也模糊不清起來,可以感覺到他在自己面前不遠。


  「骸你......該不會又想做了吧?」


  很直截了當的丟出問句,而六道骸愣了一下,隨後露出爽朗在雲雀眼裡卻是陰險到不行的笑容。


  「我說過我晚上會來找你的。」


  「去死。」


  六道骸保持笑意的欺身上前,啃咬著雲雀的鎖骨,比起自己的,他更喜歡雲雀那線條分明美麗的鎖骨。


  「恭彌最好小聲一點,除了避免被發現還有我在,變聲器拿掉最好不要讓外面的女人聽到。」


  不得已攀著六道骸免得滑落水中造成在浴室淹死的慘劇,泡著水感受著水的浮動,莫名的令身子更加敏感。


  水波的蕩漾,六道骸的碰觸,再再的使他身癢躁動。


  心跳聲很大,他懷疑那傢伙該不會聽見了吧?


  「恭彌,我的恭彌......」


  在失去意識之前,一直呢喃在耳的呼喚。




















  當雲雀從浴室出來,是起碼半小時候的事了。


  「恭彌小姐妳終於出來了......」


  裹著浴巾,掩不去傲人的雙峰,珍妮往雲雀的方向看去,露出非常疑惑的眼神。


  「恭彌小姐......你該不會是男生吧?」


  雲雀給予她一個疑惑的眼神。


  透過落地鏡看到自己,拿下假髮露出原本的墨色短髮,卸妝後的清秀臉蛋,黑色的棉T上沒有任何該有起伏,米色短褲下的小腿。


  怎麼看,都像男孩子。


  「不是。」


  冷漠的拋給她回答,雲雀沒有替自己辯駁的意思。


  「也對啦......怎麼可能會有男生假扮進來呢?但是......」


  珍妮的表情很難看,聲音不住顫抖。


  「我賭上我的一生參與這場選秀,如果因為這荒唐的理由而輸,我......」


  雲雀只是冷冷的笑了一下。


  「如果是輸了男人的女人,根本就不必來參加,敢說出對我不利的謠言,一律咬殺。」


  「但是,我......」


  無動於衷對方快哭的臉,雲雀只是面無表情的躺上一張單人床:「我很累,要睡了。」


  珍妮顫抖的看著雲雀窩在床上的背影,不敢確認他究竟睡著了沒有。


  但她還是偷偷的拿起了電話,準備打給主辦單位。


  「喔呀喔呀,雖然妳確實是個美麗的女人,但對恭彌做這種事我是不會允許的。」


  突然一個藍髮男子壓下她拿起話筒的手臂。


  「啊!你......什麼時候進來的?」


  尖叫了一聲珍妮驚嚇的拋下手中的話筒。


  六道骸似笑非笑的回答著:


  「我從未進來過,這裡是妳的夢。」


  「夢?什麼時候我睡著了......」


  珍妮發現自己渾身顫抖著,眼淚控制不住,那是種生物的本能,告訴著自己危險了,同時也是種無力感,深刻的知道無力改變。


  「不要......」


  面對愈來愈巨大的黑影,所謂的夢向她侵蝕。





。。。。。。。。。。。。。。。。。。。。。。。。。。。。。。。。。。。。。。。。


對不起我太晚發了
  

某人提不起勁又想偷懶......


照著這種幾乎每天拖稿的進度不曉得何時結束這篇


唉唷,請各位耐心等待吧!(鞠躬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