宅地本命‧腐化至上

關於部落格
6918&風動鳴最高‧倉庫‧有的沒的文章‧搭訕歡迎
  • 38519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家教同人-不熟,不認識(骸雲)(短篇)





  「六道骸!」


  當他看到專屬於他的一抹籃,與專屬的黑色大衣,他就知道是誰了。


  真的是.....骸嗎?


  六道骸轉過身子,衝著雲雀一個微笑。


  我沒事,你放心。


  可惡,誰在擔心你啊!


  不管眼前的是幻覺也好,真人也罷,雲雀終究無法掩飾自己波動的心跳。


  撲通,撲通--


  那傢伙,該不會聽到了吧?


  「骸,你怎麼在這裡!」


  站在庫洛姆身邊的阿綱一個箭步的衝上去,慌慌張張的想拉住六道骸詢問著。


  「骸大人--」


  保持一貫的笑意,不變的神秘感,指尖抓著三叉戟,輕柔而優雅。


  「我怎麼會在這裡呢--?不是應該被囚禁之類的?」


  他笑而不答。




















  雲宅邸。


  六道骸一直跟在雲雀身後,腳步聲平緩的刷刷著地板,造成靜謐的突兀感。


  「你--」


  雲雀不耐的轉過身子,瞪著眼前的人。


  「到底要跟到什麼時候?」


  這個人,是十年後的六道骸--雲雀既認識,又不認識的人。


  「クフフ十年前真是可愛。」


  沒有回答的意思,只是沒頭沒尾的說著。


  「......」


  沒由來的被說可愛,雲雀一時之間也不知道該說生氣還是怎樣,對象是六道骸是一回事,別人又是一回事,而現在面對的是十年後的又是一回事。


  「我跟你不熟。」


  想了一下,雲雀好像也只能給予這樣的回應。


  六道骸好大的「咦--」了一聲,歪著他的鳳梨頭思考了一下。


  「呃,恭彌你現在幾歲?」


  「......你在搞笑嗎?」


  雲雀完全沒有回答他的意思,總覺得過了十年六道骸的腦袋又更鳳梨了一點。


  應該說,那個長毛是怎麼回事?


  「所以說,」六道骸自顧自的說著。「十年前的我還沒採取行動?」


  說完六道骸又「啊!」了一下,像是很滿意自己的結論。


  「對耶,十年前的我還沒告白!」


  聽到某個敏感字眼,雲雀大概能窺見自己的未來了。


  「十年後的我跟你是那種關係?」


  聽到這句疑問,六道骸忍不住微笑起來。


  「啊阿,是啊。」


  十年前的雲雀和六道骸的關係一直處於很曖昧的狀態,六道骸會趁著雲雀在委員長室批改公文或者是小睡時溜進去打擾(性騷擾)


  六道骸從未表明自己是抱著什麼心態對雲雀毛手毛腳又親又抱的。


  走著曖昧邊緣,雲雀也習慣如此,這或許是所謂的友達以上,戀人未滿的灰色地帶。


  雲雀從不在意,就算自己的心跳會因為他而鼓動,或許是徹底壓下感情要求自己別自作多情。


  此刻六道骸的回答聽在他的耳裡分外鮮明,抿著唇也不曉得該怎麼回應。


  十年後的六道骸,他不熟,也不認識。


  「恭彌好像還是很警戒呢。」


  六道骸自在的盤腿坐下,以令人無法無視的目光緊盯。


  過了幾分鐘,吐出的依舊是:「十年前果然很可愛呢!」


  「你到底要說幾次才夠?」


  皺眉,為難,不爽。


  比起十年前,現在的他更耀眼成熟,或許因為老在水牢所以沒有長智慧,但外表上的確做了很大的改變,輪廓加深,眼神更加的妖艷,一頭披散的長髮令人有種神臨的錯覺,無論是手指,還是神態,舉手投足之間都能感覺到強烈的不同。


  跟這個六道不熟,不認識。


  「其實我遇到十年前的恭彌也很緊張呢,很不一樣,畢竟我都和十年後的恭彌相處好一陣子了。」


  言下之意,也是和十年前的雲雀不熟。


  把雲雀拉到自己身前,以不容拒絕的力道拉著手臂要他坐下,彎腰,平行視線。


  望了良久,輕笑出聲。


  「十年前的脾氣好像比十年後的好一些,如果我看了這麼久,他一定會給我一拐說看什麼看。」


  其實雲雀也覺得即使是十年前也會這麼做,但面對面著十年後的六道骸,他就是不想這麼做。


  看著經過十年的異色瞳,有種陷進去的墮落感。


  「唔恩--」


  六道骸好玩似的撥弄著雲雀過長的瀏海,惹的雲雀不快的扯著對方的馬尾。


  「別拉別拉,十年後的你也會這麼做--恩,十年後的恭彌瀏海剪的比較短呢,不過我覺得長長的比較好---」


  感受著皮手套的觸感,雲雀忍不住瞇了瞇眼,好像,難得的太過溫順了自己。


  怎麼說,其實甫聽到六道骸在白蘭那遭受的惡耗,不得不承認心跳又因為他而跳動,即使是這個不熟又不認識的六道骸,自己還是忍不住出現擔心的情緒。


  他相信十年後的自己大概也會出現一樣的情緒吧?


  「十年後的我嗎?」


  「恩,十年後的你還是很喜歡黑色的浴衣,皮膚跟現在差不多白,當然啦,過了十年長相又更好看誘人了,然後--該說更加狂妄吧?」


  六道骸笑了笑,皮手套指向招牌:唯我獨尊。


  雲雀不甚在意的聳聳肩。


  剛看到招牌的時候自己也黑線了一下,後來聽下人說是風計委員們送的。


  「雖然說你們很不一樣,不過--」


  六道骸用力的把雲雀攬入懷中,像是忍耐了許久的飢渴一樣。


  「你們都一樣的溫暖呢。」


  淡淡的這麼說,又細細的說著,不是對十年前,而是對十年後的雲雀恭彌說到:


  「我好想你唷,恭彌。」


  雲雀輕輕閉上眼睛,用很小很小,只有自己聽的見的音量,對著不是十年後而是十年前的六道骸說著:


  「我也很想你,骸。」


  溫度和記憶中一樣偏向冰冷,這一點似乎過了多少年都不會變。


  兩個彼此不熟的人擁抱在一起,卻是莫名奇妙的熟悉。


。。。。。。。。。。。。。。。。。。。。。。。。。。。。。。。。。。。。。。。。。。


這篇是剛看完255話就衝過來打的


看到六道骸出現害我high到爆XD


沒花多久時間就生出來了(而且把模特兒扔在一邊)


打這篇我一直很小心翼翼,就怕之後的發展會和這篇不符合,而且我超怕下一篇的連載十年骸就變成十年前的---


如果真的變成這樣這篇就要修改了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