宅地本命‧腐化至上

關於部落格
6918&風動鳴最高‧倉庫‧有的沒的文章‧搭訕歡迎
  • 38519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家教同人-薄情(骸雲)(短篇)(已修改)






  「唔哇,仔細觀察的話,恭彌的唇好薄喔,這樣一說恭彌你很花心耶!」


  看書看到一半,六道骸突然湊上來,捧著雲雀的下巴仔細觀察。


  不耐的拍掉他的手,皺起好看的眉間。

 
  「說些什麼鬼話啊?你自己不也是薄唇嗎?」


  「啊啊,那不一樣啦,我這種是雖然很花心,但碰上真正喜歡的人會非常、非常專情的類型。」


  不知道這算不算拐彎抹角的告白,說出這種肉麻話還可以臉不紅氣不喘雲雀也真是服了他。


  「但是啊--」


  原本溫和微笑的神情,突然變得極度認真,認真到令人感到不安,隱隱散發出不祥的氣息。


  「或許會愛到想要殺死他的地步。」


  說罷,六道骸伸出食指輕點了雲雀細薄的唇,移開後輕柔的印上一吻,宛如鬼魅的微笑。


  「也必須你殺的死我才行。」


  「唔唔,我可沒有說對象是你呀!」


  「你!」火大。





















  「咳!」


  死壓著刺入體內的三叉戟,雲雀咳出了一口鮮血。


  「六道骸!你這混蛋在搞什麼!?」


  「做什麼?」


  注視著雲雀背影的六道骸神情帶著一種冷淡。


  「當然是殺了你。」




















  「恭彌啊!你怎麼可以私底下跟別的男人偷偷見面?」


  「嗯?那不過是公事。」


  坐在沙發上,雲雀半瞇著眼睛,懶洋洋的靠在六道骸的身上,猶如一隻高貴的貓。


  「什麼公事?那個男人一直找機會偷吃你豆腐......」


  「他早就已經有妻小,才不會對我有興趣,你真當全世界的人都跟你一樣變態呀?」


  「我不管。」


  抓住雲雀的領子,六道骸露出不容拒絕的神情。


  「只有我才可以碰你!」


  「喂!」


  聞言,雲雀也忍不住火大起來。


  「我可不是你的附屬品,你的占有慾也太嚴重了吧?」


  衝著雲雀怒氣沖沖的臉色,六道骸扯過他的身子給予深吻,直接壓倒在沙發上緊箍他的雙手。


  「佔有慾什麼的我不管,我只想要你!」





















  或許有一點是他的錯,他一直沒注意到六道骸心中的不安。


  「這是......為什麼......?」


  血液流失的速度不算快,至少在三叉戟拔除之前。


  雲雀並沒有回頭,不知是失了力氣還是因為不願意。


  「為什麼?」


  六道骸看上去疑惑的有些純真。


  「因為我想要你只屬於我。」


  緩步上前,靠近雲雀,輕輕由後摟住他纖細的腰,好生憐惜的輕撫那張白皙帶血的俊美臉龐。


  「你的唇、你的眼、腦中所想的,我希望都只有我。」


  只有我可以吻你的唇,只有我才可以在你眼中,你心裡只有我可以存在。


  我希望你完全屬於我。


  「所以.......」




















  「你要跟山本武出任務到北歐一個月!?」


  衝進雲守的辦公室,六道骸難掩驚訝的詢問。


  雲雀連眉也沒動一下,語調輕輕冷冷的回應:「恩。」


  「我不允許,把我替換掉山本武。」


  「我不要。」


  好不容易可以清淨一個月,這樣的好處何必送走?


  「山本武那傢伙分明對你有意思你還跟他出去,你是故意激怒我的嗎?」


  「他並沒有對我有意思,對我存有非分之想應該只有你吧?」


  停下書寫中的筆,雲雀完全不想理會眼前的人,眼中的冷漠令六道骸快要發狂。


  「是恭彌太遲鈍了!不只是山本武,還有那個該死的彭哥列!還有......」


  「夠了!」


  摔下筆,雲雀赫然打斷他的話。


  「我不想跟你多做口舌之爭,我要走了。」


  甫踏出門的步伐,一瞬間被一股力道拉回來,雲雀整個人重心不穩的往後跌,接著又被壓在牆壁上,其力道痛的不自覺咬起牙關。


  「我說,換人!」


  直視著黑眸的藍瞳情感是如此的激烈,幾乎都要爆出了火花。




  
















  「啊啊,果然這一天會到來。」


  或許是迴光返照,雲雀的視線變的清晰些,講話也變得清楚了。


  雖然如此,身體還是無法抵過失血過多的無力,一陣暈眩,腿軟,整個人跌往六道骸。


  六道骸沒說什麼接下他軟軟的身子,順著落下的軌跡跟著跌坐在地上。


  「或許我一直在等這一天,等你親手把我解決了......」


  覆蓋上六道骸撫著自己臉的手,雲雀微微側著頭,絲毫沒有求生的意志。


  「反正.......早就走到盡頭了。」


  兩人的感情。


  血如彼岸花般的渲染著雲雀的衣服,像是希臘悲劇般的美麗聖潔,教人幾近哭泣。


  嘴角帶血,雲雀緩慢的拿下六道骸的手掌,唇似是慢動作般的往手背印了上去。


  在六道骸驚愕的神情之下。




















  「不准離開我。」


  被壓迫在角落,雙手被銬住,一塊尖銳的玻璃碎片正抵著雲雀白細的頸間。


  「那是不可能的,就算你把我關起來讓我不出這次的任務,那下一次呢?」


  「我沒辦法考量那些。」


  手中的碎片又往前推進了一點,血珠些微的滲出來。


  「我只想和你在一起。」


  雲雀的眼神無所畏懼的迎向六道骸不安的目光。


  「如果這是你想要的話......那麼這次任務我和你出就是。」


  這是他最後的讓步。





















  「這算什麼呢?恭彌?」


  待雲雀移開雙唇後,六道骸眼帶恍惚的問著。


  「算什麼?」


  雲雀輕輕的笑了,笑得如此美麗,如此絕艷。


  放開六道骸的手轉而握住刺在腹腔的三叉戟,猛然使勁,用力的往內一壓。


  感覺到尖銳的物體刺進自己的腹部,六道骸也浮現出錯愕至極的神情。


  大概是刺進了動脈,鮮血如湧泉般噴出,比雲雀還要多的失血,顏色絕情而鮮豔。


  像是煙火般燦爛爆出,在雲雀美的幾乎令人神昏顛倒笑容之下,血液噴濺在他的臉上仍是無比美艷。


  「如果你希望用這種方式留下我,那麼我沒有拒絕的理由。」


  「但是,六道骸......」


  鬆開三叉戟,撫摸著六道骸冰涼的臉龐,雲雀低低的說著:


  「你應該很明白,沒有我,你也活不了。」




 















  「對不起,恭彌。」


  在雲雀認真殺敵時,六道骸突然細聲說了這句,接著他還來不及防備之時,將手中的三叉戟送入雲雀的腹部。


  他清楚看到雲雀不敢置信隨後露出了然之色的表情。


  他感覺到內心有什麼崩解了。


  用這種方式,留下你。





















  不理會自己巨大的出血量與持續擴大的傷口,六道骸顫抖得更加用力摟著雲雀。


  「恭彌。」


  淡淡的,六道骸也露出了笑容,慢聲細語:


  
「這樣的結局,還真是適合我們兩個呢。」


  
「六道骸,能讓我如此犧牲你該感到光榮了。」


  雲雀懶懶的回應著他,他感覺到自己的視線開始模糊了,手也無力的往下滑落。


  望著雲雀愈加蒼白的臉頰,六道骸發現有某樣東西在心中潰堤。


  殺了他。


  那麼生命、身體都是屬於自己的?


  事實上,一直以來都是啊,雲雀恭彌一直在六道骸身邊。


  不是一直在旁邊擺出不耐或是冷淡的神情嗎?


  忘記了,忘記了好久。


  雲雀恭彌不是一直都這樣嗎?


  孤傲、冷淡


  變的,是自己。


  雲雀的唇靠近六道骸的耳邊,用輕輕的慢慢的,虛無又縹緲的聲音:


  「
愛しています 」


  崩解了,他內心的世界。


  快速的瓦解、崩落,再溫暖的血液也無法滋潤。


  雲雀的眼睛疲倦的微微閉上,僅僅露出些微的縫隙,細長的黑色睫羽覆蓋在上。


  六道骸低著頭,靠在雲雀略嫌細窄的肩頭,盡其所能的緊緊擁抱。


  因為他什麼也不能做。


  
「Ti amo」


  不管雲雀究竟聽不聽得懂,他還是想說,還是想要使用他最引以為傲的語言陳述這件事實。


  因為他什麼也不能做。


  我們在那邊見面,我會早一步在搖曳著彼岸花的河岸等待你。


  捧著你最愛的櫻花。


  我的,恭彌。


。。。。。。。。。。。。。。。。。。。。。。。。

嗄嗄嗄嗄嗄嗄嗄嗄----(無意義叫聲)


不知道為啥米打了這篇悲文


裡面的69好賤好卑鄙根本是深宮怨婦,不小心把18寫得太任勞任怨了


這次又修改了一下,聽了熊子的建議(奇怪的變態建議→串燒)


因為本人也覺得個性被寫崩了這樣


有人看得懂嗎?就是69跟18變串燒了啊啊啊


然後這篇熊子說要畫一篇漫畫,到時貼上會在公告大家,請期待吧!


難得可以在手殘的本人網誌看到圖片有沒有很開心呀?


總之我要去睡覺了,這份沒啥好享用的餐點請笑納吧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