宅地本命‧腐化至上

關於部落格
6918&風動鳴最高‧倉庫‧有的沒的文章‧搭訕歡迎
  • 38519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家教同人-情人節賀文(骸雲)





  「情人節?」


  喝著杯中的熱茶,今天的清晨格外的陽光普照,照的雲雀半邊臉熱熱的。


  「是啊,今天是情人節呢,應該是情人該在一起的日子。」


  一大早就穿著西裝,長髮梳理的整整齊齊,看樣子六道骸興致勃勃。


  「我以為你很聰明。」放下杯子,輕語。


  「啊?」疑惑。


  「那不過只是商人炒作騙人的節日吧?」


  「喔?小麻雀變聰明啦?」


  六道骸訕笑了幾聲,不以為意的回答:「那是單身人的酸葡萄心理,像我們這種情人就應該到街上甜蜜的放閃光啦。」


  「誰跟你是甜蜜的情人。」啜了一口茶,不納入採計。


  「話不是這麼說,既然今天是情人節,我們就應該做像是情侶約會的事啊,讓那個彭哥列羨慕得要死,喔呀呀。」


  六道骸一邊說著,阿綱就在首領辦公室狠狠的打了一個大噴嚏。


  見雲雀不理他,六道骸繼續遊說:「再說,雨守和嵐守三天前已經到佛羅倫斯度假了,我們怎麼可以輸給他們呢?」


  說真的,雲雀一點都不認為這種地方輸有什麼好不光彩的。


  雲雀頭一頓,隨即瞳孔放大了一下。


  「怎麼了?」


  目光一直沒離開的六道骸理所當然的發現了有不對勁,出了聲,但雲雀沒有答腔。


  「碰!」


  一陣熟悉的煙霧散了開來,壟罩住兩個人。


  「該死!那個乳牛小鬼!」


  六道骸咒罵了一聲,等到煙霧散去後,映入眼的果然就是十年前的青少年。


  雲雀恍神的坐在椅子上,手上甚至還握著溫熱的茶杯,看起來他的作息從十年前就沒有改變。


  他有些愣愣的看向手中的茶杯,再看向六道骸,唇疑惑的動了動。


  十年前的他帶著一點些微的稚氣,皮膚比十年後更加白皙細緻,墨色的短髮蓬鬆滑順,過長的瀏海聚集在眉間,最後是那十年不變的傲氣與上挑鳳眼。


  不過能讓六道骸如此確定的,是他身上不同於方才西裝的並盛校服,鮮紅色的領帶與臂徽刺目。


  「你是六道骸?」


  眼睛些些睜大,一手已經在褲頭後摸索銀拐。


  「啊,是啊,情人節快樂。」


  六道骸也有點反應不過來,但望著雲雀十五歲的少年臉蛋,沒來由的心情好了起來。


  啊啊,或許也是不壞的時候。


  而且五分鐘似乎已經過了,看來那個乳牛小子又搞壞火箭筒了。


  「既然今天是情人節,那麼身為情人,恭彌就和我約會一整天吧?」


  雲雀愣愣的瞪向他:「誰是你情人啊?」


  「嗯?」這回換六道骸愣住了:「『我』還沒追到你?」


  「......使用那什麼鬼詞彙。」


  六道骸拍了一下自己的腦袋:「『我』真是不重用。」


  「你是什麼意思?」


  「什麼意思?」六道骸稍微湊過去,勾人似的笑笑:「代表以後我跟恭彌會是那種關係囉。」


  「見鬼的關係。」一拳。


  六道骸好整以暇的閃開。


  現在的雲雀任何動作在他眼裡都像是小動物一樣自不量力,但那不屈的神情真的是入心坎的可愛。


  不做什麼真是太浪費了。


  抱著這樣的想法,六道骸離開座位,笑笑的單手把雲雀拉起。


  「做什麼?」


  「說過啦,一起過情人節。」


  望著被自己捉住的手腕,皓白的手腕果然如想像中纖細。


  不多加思考,六道骸開始拉著雲雀走動。


  「喂!你要把我帶到哪裡去!」


  六道骸的力道出乎意料的大,十年的差距讓他很不服氣。


  打量著六道骸寬闊的背影,那身高真的是該死的高,肩膀為什麼可以這麼寬?重點是為什麼就算他留著長頭髮還一點都沒有娘娘腔的感覺!


  這些年來雲雀當然沒有少聽過自己的傳聞,或者該說是評語,譬如說長相清秀、白皙漂亮、身材嬌小(?)甚至還有說很想被拐的被虐狂。


  藍色的長髮燦爛的飄散在陽光中,反光的折射刺眼的擾人,但那種搖曳感還真是不讓人討厭。


  這傢伙......就是那顆鳳梨十年後會有的樣子啊。


  如此的,耀眼?


  「到了唷,恭彌。」


  六道骸突然轉了過來面對自己,雲雀一時煞車不及差一點就撞上胸膛。


  這時候雲雀體認到更可悲的事實,他現在的身高連六道骸的肩膀都不到,不過......這裡是?


  「?」


  雲雀疑惑的轉來轉去,所在地居然是一家十分著名的甜品店,大概是拳擊笨蛋的妹妹跟另一個學校的學生常來的那種店。


  「走吧走吧,這家店可是要預約的呢!」


  雲雀就這樣不明所以的被拖進去。




















  「來,啊--」


  現在的情形,一個至少超過二十歲的大男人,正笑得比太陽燦爛,拿著盛著冰沙的湯匙對著身穿學生制服的未成年少年。


  雲雀滿臉鐵青,雙頰因羞憤而紅潤,死抿著嘴不肯就範。


  見狀,六道骸微微皺起眉間,狀似困擾的說:「恭彌怎麼這樣?為什麼不乖乖給我餵呢?」


  「想也知道不可能!我就不相信十年後的我會願意!」


  再說二月吃什麼冰沙啊?


  「嗯?是因為冰沙太冷的關係嗎?」


  「那才不是主--」因


  趁隙,六道骸快速的把手中的湯池塞進去,起初雲雀還反應不過來,直到一陣香甜的沁涼在口中散開來時他才臉色一變。


  「味道怎麼樣?」


  說著,一面把湯匙抽出來。


  「難吃。」


  「唔?果然是太冰了嗎?那提拉米蘇怎麼樣?」


  「......」


  雲雀很無言的望著六道骸前面一整排各式各樣的點心,以及在一旁看好戲的女服務生。


  這一邊是這樣,那另一邊呢?




















  雲雀從煙霧中清醒過來,第一眼馬上看到尚在短髮階段的笨蛋鳳梨正看著自己,一臉詫異。


  「你、你是十年後的雲雀恭彌?」


  六道骸愣住的樣子實在很好笑,不過原來十年還是能看出些許差異的。


  撇開短髮不說,十年前的六道骸身形比較消瘦,但一直隱藏在眼底深處的陰沉還是沒有改變,還有始終如一的鳳梨閃電依舊令他想笑。


  「啊,是的。」


  六道骸的臉色立刻慘白了些,他本來打算利用這個特別的日子跟雲雀來個愛的告白擄走他的芳心。


  可是現在掉換了是怎樣啊?!那他的計畫不就都泡湯了嗎?


  而且現在的情形是他矮了雲雀有半顆頭,這點很使自己沒面子也讓雲雀感到滿意,再說十年前的雲雀都這麼強了十年後的不整死他才怪。


  「骸,」雲雀喚了一聲,輕輕地,帶著勾人的低沉:「看樣子你大概對『我』還沒有動作吧?」


  說真的,雲雀叫喚自己的聲音真的很好聽,明明低低的卻很吸引人,事實上,六道骸覺得自己正大難臨頭。


  
















  回到這一邊。


  「啊啊,有娃娃機呢!聽說玩娃娃機可以增進情侶情趣呢!」


  摟著雲雀的腰,六道骸笑的眼瞇了起來,彎腰湊到雲雀臉側耳語。


  「我不需要那個蠢東西。」


  不自在的推開六道骸,雲雀臉上滿滿的不悅,尤其是像現在自己的身形幾乎完全納入六道骸的懷抱中,更有種自己像小孩子的錯覺。


  「別這樣,來試試看吧!」


  不敵六道骸的力氣,整個人硬是被拖到娃娃機前面,掙扎的同時,忍不住想十年的差距真的有這麼大嗎?


  「恭彌想要哪一隻?」


  無語的瞪了六道骸好一會兒,才不甘不願的隨便指了指一個鳳梨娃娃。


  「好!我來試試!」


  說真的,他真的很想潑一大盆冷水,真搞不懂,明明頂著一張二十五歲的臉孔,行為卻比自己還要幼稚,他有沒有想過,像這樣子站在娃娃機前面會惹來多少人注目。


  「啊!掉下去了!」


  果不其然,這類的娃娃機都像是騙錢一樣,一震娃娃就掉下來了,反正雲雀也沒抱多少期望。


  「可惡!」


  六道骸咒罵了一聲,本來雲雀以為他準備愚蠢的再丟幾枚硬幣進去,結果他居然開始動用幻覺。


  娃娃機裡面其中一個鳳梨娃娃逐漸消失,而六道骸手中卻緩慢成形一個娃娃。


  「你看!恭彌!我很厲害吧!」


  「......」


  他該附和他還是揍他?


  這種情形情形就像是自己拿拐子把玻璃打破再大搖大擺離開一樣嘛!


  哪有這麼浪費能力的運用啊!


  「恭彌要收好喔!」


  六道骸笑嘻嘻的把娃娃塞入雲雀的手心。


  「這可是跨時空相遇的證明!」


  雲雀看著手心幾秒,訥訥的放入口袋。


  「等到『我』回來後,你可以問問『我』有沒有收好。」


  「其實也不用啦!」六道骸環抱住雲雀,將他整個人擁入懷裡:「照恭彌這種彆扭可愛的個性一定會說『丟掉了』這種話。」


  「......我跟你,真的是那種關係嗎?」


  「你可以親身試驗,不過我也費了好一番工夫。」


  注視六道骸的俊臉,雲雀一時之間也不曉得該說些什麼。


  突然一種熟悉感又湧上來,那是回去的信號。




















  「嗯?」六道骸一臉不可置信:「你叫我『骸』?」


  雲雀挑了挑眉,才想起青少年時自己總是「鳳梨」、「變態」的叫。


  一邊思考,雲雀一邊坐回了自己的位置,握著茶柄喝了一口。


  「是又怎麼樣?」


  六道骸也坐了下來,說真的,在他現在的眼裡,雲雀的姿態更像女王......錯,是帝王。


  「這代表,我跟雲雀......會是那種關係?」
  

  「有可能。」雲雀的眼睛瞟了一眼:「但未來是可以改變的。」


  他放下手中的茶杯,身子緩緩往六道骸接近。


  「比如說,現在我在這裡,就有扭轉局面的資格。」


  他們近的可以感覺到對方的鼻息,六道骸向來對雲雀妍麗的臉沒有抵抗力,尤其是在用這種酥麻的口音時。


  六道骸的睫毛搧了搧,藍色的睫毛可以接觸到雲雀的肌膚。


  「扭轉......局面?」


  他知道大腦正在警鈴大作,再不逃跑搞不好真的會被吃掉,然後一輩子逃不掉被壓的命運。


  啊啊這樣十年後的自己會詛咒我的!


  「像是......在這裡,親吻你之類的。」


  為了不要讓自己終身在下面,也不要讓十年後的自己釘稻草人,他決定做些什麼。


  「你錯了,雲雀。」六道骸微笑了一下,剎那間十年後的影子映了上去。


  「不管對象是誰,無論年紀或是身高差距多大,」他話說得很滿,說的很有自信,說話的同時唇不斷擦過雲雀的皮膚:「都只有我抱你、我保護你的份。」


  「喔--?」


  雲雀刻意拉了長音,正當六道骸感覺不妙的時候,雲雀的頭突然頓了頓,隨後用惋惜的語氣說著:「真可惜。」


  「碰!」




















  「這是怎麼回事?」


  回到十年後的雲雀發現自己穩穩的被抱在溫暖的懷裡。


  「你對十年前的我做了什麼?你有戀童癖嗎?」


  「唉,只是給了他愛的抱抱而已,你何必吃自己的醋呢?」


  六道骸有點得意的說著,笑得合不攏嘴,大概真的很享受雲雀的反應。


  「誰在吃自己的醋!」有點怒了,想轉身離去。


  「別走啦!」六道骸馬上拉住,揚起一貫燦爛的臉:「我準備了燭光晚餐,是很有名的日式料理餐廳,我還沒跟你度過情人節呢!」


  聞言,雲雀確實動容了一下,但他還是抿著唇:「有什麼關係,你早就跟『我』度過了不是?」


  「別這樣嘛!」六道骸快步跟上去與他肩並肩,順手握住雲雀。


  雲雀哼了哼不多理他,中指無意識的搓了搓幾秒鐘前六道骸偷偷替他戴到無名指的戒指。


  在指環內側,清晰的刻了『 Ti amo 』 。






。。。。。。。。。。。。。。。。。。。。。。。。。。。。。。。。。。。。。。。。


其實本來還想加打回到十年前的雲雀


可是因為很想上廁所就不打了(歐)


請自行無限想像吧,看你是要人家被撲倒或是被吃掉都可以


這是遲到的情人節賀文,請別在意ˇ


然後我發現原來我CWT D1要去南部旅行


怎麼辦這樣就不能逛了啦ˇ


D2我想逛攤又想跟團我好囉唆=ˇ=


俺想跟微敘舊ˇ至於熊就等到開學吧


先這樣吧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