宅地本命‧腐化至上

關於部落格
6918&風動鳴最高‧倉庫‧有的沒的文章‧搭訕歡迎
  • 38519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雲雀生日賀,骸雲

  「恭彌,生日快樂。」
 
 
  今天是五月五日,兒童節,同時也是偉大的委員長誕生的日子。
 
 
  但就算今天放假,雲雀依然到校園進行巡邏的工作,就算沒有人會(也沒有人敢)要求他如此,但秉持著自身的使命感(?)他還是照常提著拐子去了。
 
 
  哪知巡邏不到半圈,身後就無聲無息的冒出了一個生物,拍了自己的肩,在自己轉身的瞬間,燦笑了這句話。
 
 
  ……這顆鳳梨在想什麼?
 
 
  「閒雜人等不可進入校園。」
 
 
  過了好幾秒,雲雀才找到自己的聲音。
 
 
  「我不是閒雜人等,」哪知六道骸笑得一派輕鬆:「我是跟風紀委員長告白後緊張的跑來確認的癡情人。
 
 
  「……你的腦袋被泡爛了嗎?」
 
 
  雲雀狀似冷靜無波瀾,但飄忽的眼神和赤紅的耳根已經洩漏了他的不自在。
 
 
  自從六道骸告白後已經過了好幾個月,因為一直沒聲沒息的,本來還以為不會再見到這傢伙。
 
 
  雲雀沒忘被告白時自己的震撼,也沒忘六道骸那時認真的模樣。
 
 
  「怎麼會呢?我為了在恭彌生日的時候實體化出來,可是儲備了很久的體力呢。」
  那麻煩你一輩子儲備體力不要出來。
 
  雖然心裡這麼想,不過雲雀沒有多費唇舌的意思,他現在只想好好的巡邏完校園,於是他當下所做的反應僅僅是甩頭即走。
 
 
  「欸?恭彌怎麼這麼冷淡?今天可是你生日呢,你不想問我準備了什麼樣的禮物給你嗎?」
 
 
  這傢伙真是死纏爛打兼厚臉皮。
 
 
  「我只要你讓我安安靜靜的度過日子就是最好的生日禮物了。」
 
 
  「我把我自己送給你唷!不管要我做什麼都可以唷,除了給你壓這一項。」
 
 
  他是外星人吧?根本沒在聽人講話嘛!
 
 
  像是受夠了這樣的情形,或許擔心這樣下去自己會先精神分裂,雲雀停下步伐,回身面向六道骸。
 
 
  「就算我叫你去死也可以嗎?」
 
 
  語氣帶著不置可否的輕視,雲雀抱胸,犀利的詢問。
 
 
  本來以為可以給六道骸一點好看,哪知他居然露出無比虛幻卻美麗的笑容。
 
 
  「當然可以啊,因為是恭彌嘛!如果你要我去死,我隨時可以去死。」
 
 
  眼神透露的是她對生命的漠視,與對雲雀熱烈到可怕的愛情。
 
 
  氣氛一下子就被他轉到奇怪的方向,弄得雲雀一時語塞,瞪大眼睛說不上話。
 
 
  瘋子
 
 
  「唉呀,恭彌別這麼僵硬嘛,性命這種東西我從未重視過,如果我的生命可以換來恭彌的愛情,如此優渥的交易我當然奉陪。」
 
 
  六道骸靠上前縮短距離,壓低的聲音充斥著惡意的低沉。
 
 
  「……」雲雀蹙起兩道秀眉,一時之間也忘了要退開身子:「你的意思是,你把不重視的東西送給我?」
 
 
  這回論到六道骸愣住了,不過他依然很快的恢復笑容。
 
 
  「啊啊,真是失禮,既然這樣,我就再補一個吻當作賠罪吧。」
 
 
  雲雀還沒來的及理解這句話的意思,六道骸已經伸出長臂勾住他的頸子並拉向自己。
 
 
  「───」
 
 
  直到一雙略嫌冰涼的薄唇壓上自己的,雲雀才曉得發生了什麼事。
 
 
  被強吻了。
 
 
  這傢伙該不會一直在策畫這種事吧?













 
 
 
 
 
  吻並沒有持續很久,因為雲雀很快便掙開了,而六道骸也沒有多加錮留的打算。
 
 
  「你的味道還是一樣好吶,小麻雀。」
 
 
  六道骸笑的一臉滿足,還有意無意的摩擦著自己的唇。
 
 
  語氣與動作都令雲雀火大至極,抄了拐子便衝了上去。
 
 
  右眼的數字轉到了「四」,但六道骸沒有攻擊的意思,單單一味閃躲。


  「小麻雀你的校園似乎還沒巡邏完呢?」


  「囉唆。」


  「可是我不想打架耶,這樣會縮短我實體化的時間。」


  雲雀的動作一滯,六道骸馬上抓好時機,輕盈的捉住其手腕,並迅速拉至主人的背後。


  動作被壓制住令雲雀著實吃驚與意外,同時不快的情緒立刻渲染開來。


  怒了的原因不只是被制伏這一點,還有輕易被擾亂的自己。

  
  因為六道骸而被擾亂的自己。


  「放手!」


 六道骸將對方的模樣盡收眼底,滿足的笑笑,手一放變鬆開了他。


  「真是隻兇悍的小貓吶,為什麼就是不能高興一點呢?」


  「看到你我怎麼可能高興得起來!?」


  「可是我看到恭彌很高興啊!」


  六道骸笑著臉湊了過去,陡然拉近的距離使雲雀警覺的退了兩步。


  「好幾個月不見我可是很想你呢。」


  「那不關我的事。」


  對方一步步極具壓迫近的靠接近,雲雀就一點點的退後,他討厭跟他人有肢體上的接觸,由其是眼前這個人。


  「其實恭彌很在意我吧?」


  直到背部觸摸到冰冷的牆壁時,雲雀才發覺到些許的不妙。


  「胡說。」


  「在意我是抱著什麼心態跟你告白,在意我什麼時候會出現......」


  六道骸的手肘抵上雲雀肩側的壁上,手指打趣似的玩弄那蓬鬆的髮絲。


  「不可能。」


  「其實,你今天一直在等我出現吧?」


  垂下藍首,唇若有似無的貼在雲雀的耳旁,氣息搔人。


  「.......」


  不知道是懶的反駁還是真被說中,雲雀死抿著唇沒有回答的意思。


  「唉呀,」


  「......?」


  六道骸的身影又漸趨模糊了起來,象徵著消失的預備。


  「你......又要逃走了嗎?」


  無法多加思考,雲雀用力拉住六道骸的衣領,神色緊迫。


  「我沒有逃,」六道骸不知為何笑的有幾許無奈:「我一直都是用赤裸的內心看著你的,逃跑的是恭彌才對。」


  骨節分明確被手套包裹住的手掌覆蓋上雲雀白皙的側頰,六道骸低語:「不肯輕易說想念,不肯老實說掛念......就算幾個字也好,我真希望你能說說。」


  「你憑什麼這樣說!」雲雀惱怒的撥開那隻手:「你怎麼可以這麼篤定我會接受你?」


  「唉,就是因為篤定我才會鍥而不捨啊。」


  六道骸的膚色轉向蒼白,湛藍的髮透出些些透明的光線。


  「恭彌是我不止一世的戀人,到了這一世我也沒有放手的打算。」


  雲雀雙唇微啟的盯著他,眼神有點不明所以。


  抓著六道骸的那隻手已經感覺不到溫度,這個人又要從眼前消失了。


  再一次的從自己身邊逃離。


  你怎麼可以這麼狡猾?


  「好,那我等你,等你去證明你所說的事情。」


  這次輪到雲雀主動靠近,鳳眼閃爍,出現了點焦躁的氣味。


  「當然,直到有一天,我會讓恭彌主動吻我。」


  語畢,六道骸猶如吃糖的孩子般笑開了臉,接著冷不防的順著極短之距再次吻上了他。


  「---!」


  這一次雲雀連叫罵都來不及,手中的物體已經連水氣都消失了,六道骸的實體化已經解除了,那傢伙已經回到深不見光的水牢中。


  又一次的離開了自己。


  雲雀有點悵然若失的動了動手指,不料掌中居然落下一紙。


  「......」


  生日快樂,我的寶貝恭彌,我沒有什麼值得贈送你的,但你若想我,我便會出現。



。。。。。。。。。。。。。。。。。。。。。。。。。。。。。。。。。。。。。。。。。。。


粗製濫造、粗製濫造啊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