宅地本命‧腐化至上

關於部落格
6918&風動鳴最高‧倉庫‧有的沒的文章‧搭訕歡迎
  • 38519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歷史同人-留存之一(趙匡胤X李煜)




先一張線稿






























 

留存之一













































  今夜很安靜,秋天的淒涼瑟瑟。


  他不想理政,不想聽那些大臣的瑣言碎語,一直以來皆是如此。


  能唸佛就好,能歌舞就好,能寫詞寫詩就好。

  難得夫人娥皇不在,李煜一人在花間散步賞月。


  少有的沒有溫香軟玉的夜裡,有種寂寥,只怕那些國事又竄上心頭。


  平日縱酒慣了,一下安靜,反而有點躁動不安。


  月光照耀在李煜白淨的臉,上頭端正俊秀的五官無所遁形。


  李煜天生長的就比一般男子秀美,細眉長睫,五官柔美,皮膚細緻白皙,手腳纖細修長,可說是標準的陰柔美人。


  至小就因這張討人喜愛的臉皮,與琴棋詩畫樣樣精通的才能得到父王寵愛,卻不與其兄勾心鬥角,老想著獨善其身,反正上頭有六個哥哥,怎麼想也輪不到他,這樣也好,反正他生性不喜政治,這樣也好。


  怎知,此帝王之位卻依舊落到自己的身上了。


  不知究竟是兄長命薄還是自己命中注定做皇帝,總之最後披上黃袍的終究是自己。


  思及此,李煜的腳步不免有些煩躁。


  若是眾哥哥,應該就可以好好處理國事了吧? 

 

  腳步驚擾的草花,發出不算刺耳的沙沙聲,哪知,另一叢卻傳來一低沉的聲響。


 
 「誰在那?」


  李煜一驚,倒退好幾步,才發現自己不知不覺已經走遠了國土,暗暗罵自己粗心,在這戰亂的時刻,居然毫無戒心的遠離屏障。


  「怎麼不說話?」


  對方的聲音倒也不急切,只是循規蹈矩的詢問。


 
 「朕......在下不過是過客。」


  他還曉得用帝王之稱來自比會招來什麼後果,這裡四處都可能是敵方的人。


  「過客?」


  對方的嗓音多了點笑音。


  「是。」


  那人沒再回答,移動腳步,走至李煜面前。


  來人身型修長,手持錦扇,拖曳著紫袍,腕上、頸上均掛著首飾,可見稱頭不小。

     
  不只是衣著,他渾身散發著氣宇軒昂的氣質,那是與生俱來的,以及與李煜不同類型的深邃五官,眉宇間流露著領導人特有的霸氣。


  「名字?」


  淡淡的不多添加情緒,幾近無理的詢問。


  名字?我該如何回答?


  他當然不可能報上李煜這頂著皇帝頭銜之名,除非對方是個退隱江湖的流浪人,但端看那衣飾,怎麼也不像。


  「從嘉。」


  想了想,報上了曾有的舊名。

  「那麼,敢問這位仁兄?」


  他被詢問的一笑:「趙普。」他看似隨意的說出。


  「若您不介意,我便稱您從嘉了,從嘉,今已三更,何事遊此地?」


  問話時,趙普眼神沒有稍稍移開過李煜的臉,像是盯上獵物,或是珍寶。


  「唉,天下凌亂,戰亂兵禍,禍及殃民,十足擾人,才出門一遊。」


  「這倒也是,不過我料,天下將一併。」


  「趙兄何此之說?」


  他頗有意味的微笑,不多說,反跳開話題:「從嘉兄平時有什麼雅興?」


  談及此,李煜忍不住開了話匣子,那漾開微笑的動人臉龐教趙普不住分神。


  「不怕您笑,自然是作詩作詞了。」


  「喔?您有作詩作詞之長?」


  「長是不敢,只不過是平常的小品休閒。」


  李煜謙虛的作了揖。


  「可否來一闕詞?」


  「當然。」

  李煜也沒有推卻的意思,反而露出極為高興的神情,恰逢知己似的。

  唇起,輕哼。


  「柳絲長,春雨細,


   花外漏聲迢遞。


   惊塞雁,起城烏,


   畫屏金鷓鴣。


   香霧薄,透重幕,


   惆悵謝家池閣。


   紅燭背,繡幃垂,


   夢長君不知。」


  自始至終,他一直緊盯著李煜。


  不知道歌聲到底有沒有入耳,但是趙普十分專注的注視著,像是看情人像是看寶藏。


  李煜歌唱的神情是如此陶醉快樂,絲毫沒有臨近末代皇帝之傷感。


  是夜,有月,有美人,天下何來之景?
  語落,李煜的雙瞳子轉向他,像是等待評語的孩子。


  「好詞,」他由衷的讚嘆,上前靠近:「敢問這詞名?」


  「更漏子。」


  而他似乎並沒有對詞牌名有多少的興趣,只是伸指一逕的玩弄李煜散肩的髮絲。


  細柔光亮髮的攏在頸側,是最好的裝飾。


  白皙的脖子望上去比想像中要細幾分,彷彿一掐就會斷,趙普當然沒這麼做。


  李煜有些疑惑的朝他看去,意外的瞥見趙普眼裡的幽深。


  藏著看不見的,卻赤裸裸的情慾。


  李煜不禁輕顫,對方的指節傳來的熾熱令他極盡想閃避,卻又不願被當作無禮之人。

  將李煜慌亂的反應盡收眼底,趙普忍不住一笑,長的俊的人,笑的果然也很俊,猶如冬陽穿越冰層那般好看。

  李煜抽回趙普手中的青絲,濃睫輕顫,小鹿似的不安。

  趙普不怒,唇間反漾滿了笑意:「叫從嘉是嗎?」

  李煜顫顫地輕點點頭。

  「我明白了,」趙普不規矩的手又伸上前,拂過李煜膚若凝脂的側臉,不聲不響再勾起一絲髮,笑的淡然深沉「當今南唐是否也有一皇帝舊名稱做『從嘉』呢?」

  李煜掛在唇邊的微笑凍結了,他感覺的自己的顏面神經僵硬起來,黑眸微微張大,背脊冷汗涔涔。

  被發現了……果然不應該用舊名……一開始早該使用假名。

  趙普深不可測的微笑觀察李煜的反應,見他毫無反應過來的跡象,反手輕拍了拍他柔嫩的臉頰。

  「莫緊張,我不過一提罷了,時間太晚了,我得走了。」

  聞言,李煜也沒有放鬆,只是緊張的盯著他看。

  「我會記得你的名字,但你毋須記得我的,因那並非真名,」趙普轉身,毫不戀棧:「後會有期,『煜』。」

  聽到自己的本名從那雙唇裡的吐出,腿部瞬間傳上一個失力感,倏地跪坐在地,秀美的臉蒼白如雪,細薄的唇泛起青紫,在不冷不熱的秋夜卻恍若置身寒冬。

  那個人,知曉自己。

  趙普的背影蒙上秋季特有的蕭瑟感,長褂恣意的被風吹起晃動,月光灑落,髮絲奔飛。

 

















  自從那次的奇遇之後,來自宋國的軍隊攻打南唐不斷,來勢洶洶。

  奇怪的是,每每臨城即將攻下之際,又聞對方一聲撤兵之號令,人馬迅速退下,不見蹤影。

  若是沒此事發生,南唐早已被宋國攻下,沒有一個人懷疑,包括李煜。

  「怪哉、怪哉。」

  橫臥在枕上,李煜不住疑惑。

  「大王就別憂煩了,」小周后依人的躺在李煜不算厚實的肩膀,千嬌百媚:「既然城沒被攻下,豈不是好事一樁?」

  「妳又瞭解了什麼?」李煜感到煩躁,然而美人在懷,他也不打算多說:「城一旦被攻下,不止是朕,連妳也不會有好日子過。」

  說實在好笑,跟一個女人家計較這做什麼?就像在碎唸男人不會裁縫一樣。

  「當然明白,」小周后柔若無骨的靠上:「倘若真有那日,賤妾必長伴左右。」

  李煜看著她滿懷柔情的眼神,心流過一股熱流,感動深情的握住她的柔夷:「朕絕不會辜負妳。」

  「大王……」小周后輕啟朱唇,欲主動上前吻去。

  然這濃情密意,卻在一名侍者闖入消失無形。

  「陛下、陛下!」

  來人匆忙,不顧禮節的直接衝入帝王的臥室,若非有十萬火急之事,只怕得人頭落地。

  「大膽!擅闖君王之寢室,你可知該當何罪?」

不待李煜反應,小周后便先行發怒。

  「娘娘請息怒!」侍者當機立斷的馬上跪下,在宮裡的人都明白,什麼人不能惹,惹到不
能惹的人絕對要做的便是認錯。

  「說吧,有何事擾朕?」

  跟小周后不同,李煜儘管心情不怎麼好,仍然沒有追究的意思。

  「宋國趙匡胤來到!」

  一聽此句,李煜渾身一震,面色倏地刷白。

  趙匡胤,宋國之王,居然親身來到?

  這是怎麼回事?

  見李煜好一陣子沒反應,侍者忍不住喚了聲:「陛下?」

  「你先帶他到會客廳坐,朕整理一下便過去,退下。」

  「是!」

  接到命令,他隨即起身離去。

  李煜望著侍者走遠的背影,好一陣子沒有動作,直到小周后催促了幾聲才自床頭爬起。

  「趙匡胤……」望著李煜對鏡穿衣的樣子,小周后像是隨口又像是認真的詢問:「是何許人也?」

  「宋國的皇帝,」李煜朝她瞟了一眼:「黃袍加身,自行稱帝的武將。」

  「喔?那不就是個假皇帝嗎?」小周后輕蔑的巧笑倩兮。

  「或許。」

  拉上腰帶,披上正式的外衣,伸指示意小周后為自己梳髮。

  她當然不會拒絕,纖細的手指自然的拂上,碰觸上去,忍不住暗自讚嘆這比女人還細柔的觸感。

  連自己都忍不住萌生妒意。

  將上半部的髮拉起,一束,其餘的披散肩頭,簡單不花俏,搭上冠帽便一切完美。

  「恩,果然好手藝。」望了望鏡子,李煜滿意的微笑。

  「是啊,都怕趙匡胤會迷上您了。」

  兩人忍不住笑了出來。

  「妳就別笑話朕了,好了,朕這就去招待客人,妳就自己想去哪便去哪吧。」

  「是。」

  李煜,一迴身,頗有王者風範,只可惜他不適合。

  「趙匡胤嘛……朕便去會會你。」

  踏出房門,像是不復回路的姿態。
 

















 
 
  會客廳不遠,那是個花草裝飾的房間,媚而不妖,妖而不媚,漫著清香,為的就是令來的人都可以放鬆心情保持愉快。

  趙匡胤的背影就只離自己幾步遠,身形望過去十足修長,儀態端正。

  像是感受到了李煜的視線,趙匡胤轉身過來,墨髮輕揚,露出了那張俊俏的臉龐。

  「你、你是趙普!」

那張臉雖僅見一次,卻記憶深刻,李煜震驚的直指對方。

  一時之間,那月黑風高的夜晚,那雙熾熱的眼神,那清清冷冷的月光全部都從記憶中湧現。

  趙普……趙匡胤……

  「錯,」他邪佞的微笑著,儘管如此,依舊不改他的上等之貌:「趙普是本國一大臣之名,若你對他念念不忘,我會很困擾。」

  趙匡胤意外的沒有使用帝王的自稱詞,或許是因他不需要。

  李煜衡量了一下,決定也收起「朕」這字。

  「為什麼騙我?」

  趙匡胤笑了出來:「你不也向我說你叫做從嘉?」

  李煜皮薄的臉泛起一層紅暈:「不算,那是父王賜給我的舊名。」

  說這話時他有種自己是任性小孩的錯覺,心虛感油然而生。

  「你說的是。」趙匡胤絲毫沒有爭辯的意思,心思也不在那些無義的對話,自始至終,他都在看著李煜。

  李煜當然也察覺到那熱情到不正常的視線。

  「看我做什麼?」

  「看你美啊。」他笑的爽朗。

  李煜愕了幾秒,盯著趙匡胤近似無賴的笑容,脹紅著臉罵了聲:「輕浮!」

  這實在不像是兩王對峙的氣氛,李煜總覺得自己像個被調戲的小婦人,而趙匡胤則像毫不羞恥的色狼。

  「你來敝國有何貴事?」

  「這髮型很適合你。」

  「你這又是在說什麼啊!?」

  李煜覺得自己整個人被刺激到又被耍了。

  欣賞著他的反應,趙匡胤很滿意的笑了笑:「下盤棋罷了。」

  「什麼?」

  「傳聞李煜琴棋書畫樣樣精通,我自然想討教一下。」

  他作揖,貌似謙虛。

  「和我?」

  李煜眨動著纖長的睫毛,不解的確認。

  「當然。」

  「……」

  趙匡胤命下屬放上自己特地帶來的棋,朝李煜笑笑:「不介意吧?」

  「唔……是不介意。」

  於是一盤棋正式開始。
 
 
  李煜是精於下棋的,但他完全沒有感覺到趙匡胤的認真。

  反而,對方隨手的戲謔動作都可以引起自己的怒意,或是打亂自己的步驟。

  比如說放棋時他的手就會自動握上來,曖昧的包覆住。

  比如說他會隨口提出贏輸棋要一個吻當獎勵或是處罰。

  他很奇怪,又很不正經,但卻忍不住滿臉通紅的被調戲。

  「你……到底想不想下棋啊?」

  對方不認真下就算了,但就連自己也沒法好好下棋,原本速戰速決的想法都沒用了。

  「當然,看李兄下棋是種享受呢。」

  「怎麼樣的享受?」

  趙匡胤揚起唇角,起身繞過棋盤坐到李煜身旁,牽起一縷絲輕嗅。

  「美人配棋盤,有什麼不好?」

  極癢的溫熱氣息使李煜不自在的一顫,迅速抽開身子退了一步。

  「看來趙兄似乎沒有下棋的雅致了,」扭曲著臉部肌肉,李煜揚起扇:「或許我們該他日再約,請回吧。」

  「李兄這是在邀約嗎?」

  「隨你怎麼解讀。」

  語畢,李煜不多做停留,拉起衣角,不留戀也不回頭的離去了。







。。。。。。。。。。。。。。。。。。。。。。。。。。。。。。。。。。。。。


作者廢言:


先說一下,不要把這個當作歷史依據在讀唷ˇ(誰會啊?


基本上這文本來是要分兩次啦


可是我想一文一圖所以就兩篇一起發了


以後應該不會這麼長了,請放心ˇ


熊子那邊應該也會發一篇一樣的,好奇可以去看看http://blog.yam.com/monai


大概是同一天發吧ˇˇˇ可以去給那個笨蛋鼓勵,順便叫他善待我的電繪板XDDDD


他真的超私心的,李煜還穿粉紅小衣袍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