宅地本命‧腐化至上

關於部落格
6918&風動鳴最高‧倉庫‧有的沒的文章‧搭訕歡迎
  • 38519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歷史同人-留存之二(趙匡胤X李煜)

  「陛下,宋國軍隊正於城門前,您欲作何處理?」
  台下百臣,齊跪一聚,為的就是能得到救國之法。
  李煜沉默的四觀周圍,微微一嘆。
  「愛卿們這又是何苦為難呢?」
  坐在從未想要過的王位上,他望上去是如此的疲憊。
  但眾臣又輕鬆嗎?
  「如今宋軍已兵臨城下了,上次以您降為由皇帝降為一國之主做代價要求撤兵,今我國已經沒有多餘籌碼可以使用了。」
  其中一大臣站出,疾言警告,望李煜能看清局勢。
  李煜朝後一靠,俊秀的容貌滿是倦色。
  事到如今,豈是自己可力挽狂瀾的局面?
  「退下吧,」李煜一擺手,揮開所有的希望,站起身子:「去與家人收拾細軟,能逃的便逃,想留下的便留下,朕要去念經了。」
  這是……最後的……
  「陛下!」
  「不必多說。」衣袖一揮,灑脫不帶眷戀,步伐穩而不慢。
  拖著沉重的華麗長袍,好似身為皇上該有的重擔。
  過不了多久,他就必須被迫脫下。
  臣們也知大勢已去,留在這裡不過是為國家做最後一絲努力,然而一個王都不願努力的國,又有誰能助力?
  宰相站了出來,輕咳:「要離開的可以把值錢的物品帶走,拿了,就走得遠遠的。」
  其中一人一聽,忐忑的詢問:「大人您呢?」
  他面滿慷慨就義之情,毫不畏懼的回應:「吾將在此與國共生死。」
  眼神隨意打量周圍,昂然挺立:「要同的便一同去與陛下念經。」
  語畢,也不多做停留,提起腳步往佛堂走去。
 


















 
 
  「卿,其實你不必如此。」
  坐於佛堂中央,持著經書,李煜看上去哀傷非常。
  「這國,有八成是朕滅的。」
  垂下眼睫,眸光黯淡。
  宰相恭敬的放下經書,正色對上李煜非俗物的雙瞳子:「臣無能,無法輔佐君王。」
  不等李煜回應,他便說著:「現在能做的,便是睜亮雙眼,將國破之景好好收入眼底。」
  語落,行五體投地之大禮,李煜看著,心中一股濃烈的酸楚,幾乎令他流淚。
  李煜微微低頭表接受,長髮順著動作滑動,光澤動人。
  靜謐的氣氛,不符合現在的情況。
  其實,李煜是抱著一點的期盼。
  或許,那個人,不會滅了自己的國家。
  或許,那個人,只是針對自己想玩玩。
  但不是,但沒有,一切不過癡心妄想。
  持著佛經的手是如此的冰冷,就連呼出的氣都是徹底心寒的證明。

















 
 
  「陛下,何時攻入?」
  將軍上前,拱手詢問。
  其實他的心中很疑惑,明明之前都有攻下的機會,趙匡胤卻下令不要輕易進攻,而現在,無論怎麼看南唐都沒有反擊的機會與空間,此時不破,更待何時呢?
  「等,朕要先親自進去。」
  趙匡胤在外穿著輕便的袍子,手霸氣的一揚:「兩名士兵隨我而來。」
  「陛下!」將軍一驚,連忙出聲阻止:「這太危險了,至少要確定攻下……」
  「不必,朕自有分寸。」
  說完,用眼神隨意示意兩名小兵跟上,便逕自步入早被己方敞開的城門。



















 
 
  在裡頭幾乎沒看到什麼人,頂多看到零散收拾包袱的逃難者,看見自己,也是毫無反應,這種景象令趙匡胤有點想笑。
  根本就,不需要什麼保護嘛……
  不過,他在哪呢?
  想找找他,看看他。
  距離上次看到他已經是好久以前的事了。
  順著人的足跡走向深處,接著隱約聽到人聲,低低的,像是在頌著什麼。
  這是……佛經?
  腳步稍嫌急躁的加快了,衣袖依著他的動作有所擺動,所幸袍子沒有拖到地上,否則帝王之尊的形象也會跟著詆毀了。
  一道光清晰的浮現,趙匡胤深知這是來自門而有的光。
  「煜,有這閒情念佛啊?」
  果然是他,那令他朝思暮想的人兒。
  李煜驚嚇的轉頭,入眼的是自己聽到聲音立即做出反應的人。
  「你、你怎麼會在這兒?」
  身側的宰相也看了過去,驚愕的差點連手裡的佛經都落了地。
  這人……真是神不知鬼不覺……
  趙匡胤瞇著眼睛,望著單獨置身佛堂的二人,心中無可避免的泛起酸味。
  人兒比上次見到的更為消瘦了一點,一張臉瘦成了鵝蛋臉,更有幾分楚楚可憐的氣息。
  「找你。」
  「找我?」
  「是。」
  趙匡胤舉步上前,淡笑的勾起李煜的下巴:「否則,又有誰能令我感到牽掛呢?」
  李煜臉上一熱,迅速拍下他的手,又怒又氣:「你來做什麼?」
  趙匡胤倒是依舊沒有放過他的打算:「看你。」
  「……看我做什麼?」
  「我要帶你走。」
  李煜的星眸微微睜大,過了半晌才做了反應。
  「帶……我走?」
  「是啊,」趙匡胤笑的狡猾:「我都是為了你喔。」
  一旁的宰相總算拾回了思緒,怒罵:「跟你走!皇上跟你走可有得活嗎?!」
  「噓……」
  他伸了食指比了個噤聲的手勢:「當然,我不但讓他吃好穿好,也會令他睡好呢。」
  笑的甜膩。
  李煜弱弱的回應:「放肆的傢伙……」
  「我喜歡你這麼說我。」趙匡胤將他整個人從地上拉起,目光犀利:「要或不要?」
  李煜瞪著趙匡胤近乎瘋狂的眼神,不敢置信的回覆著:「我沒有跟你走的理由。」
  用力奪回自己的手,低低的說:
  「我對不起我的國家,而在國破之際,我又怎麼能求獨自苟延殘喘呢?請回吧,待我頌完了經,自然會自行了斷的。」
  語氣顫顫,卻堅定。
  可人兒就這樣縮著自己的身子,儘管害怕卻不動搖,美麗,又堅強。
  趙匡胤看著他,透露著讚許。
  但,不會有所改變。
  「你非得跟我走不可。」趙匡胤邪魅的唇角誘人也駭人。
  「我說了,我不走。」李煜望著自己再次被跩住卻無能為力的手。
  「那這位呢?你不管了嗎?」他賊里賊氣的指了指在一邊的宰相:「我殺了他喔?」
  「……你!?」
  李煜看往了宰相,宰相一接觸到他的眼神,當機立斷的回道:「請陛下別管臣了,臣可以自行解決。」
  他說的認真,不帶一絲的官腔虛假。
  語音甫落,手持著一小刀便欲朝自身頸子劃去。
  「給朕停下!」
  他的手不由自主的停下,因那來自帝王的呼喊。
  「陛下……」
  李煜沒有再與他多說一詞,自己轉身看向了趙匡胤。
  趙匡胤十足把握的笑著,熟悉又厭惡:「決定好了嗎?」








                             TBC


線稿






...................................

這篇好弱


熊我覺得你可以出本了WWWW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