宅地本命‧腐化至上

關於部落格
6918&風動鳴最高‧倉庫‧有的沒的文章‧搭訕歡迎
  • 38519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歷史同人-留存之三(趙匡胤X李煜)

  當趙匡胤把李煜帶出來時,無人不露出驚訝之貌。

  「陛下,您這是……」

  趙匡胤把李煜拉近自己的身邊,笑笑解釋:「他投降了,可以撤兵了。」

  「欸?這……」

  趙匡胤強硬的打斷將軍的遲疑,犀利的詢問:「人都出來了,還打什麼打?快點下令撤兵。」

  將軍還想說什麼,身旁的副官推了他一下,搖了搖頭。

  「是。」

  接著將軍兩人便走到後頭去發號施令,而趙匡胤摟了摟身旁的人兒,唇湊近耳道:「跟我回去吧。」

  「回去?」李煜輕蔑的瞪了瞪:「我沒有地方可以回去了。」

  他說的感傷,然而趙匡胤毫無感覺。

  「你可以待在我身邊。」

  他壓低的聲線頗具誘惑,低沉渾厚。

  李煜唇微微輕顫,無助虛弱的。

  「殺了我,拜託你,殺了我。」

  迴避著他如火的目光,用長髮掩蓋著自己脆弱的視線。

  趙匡胤伸指撥去遮擋的髮絲,宛如嘲笑般的回應著:「殺了你?那我豈不是白費工夫,或許你覺得諷刺,但我所做的一切都是為了你。」

  「包括攻下我國這事?」

  「是。」

  趙匡胤沒有避諱的意思,他一直有著自認的坦率。

  只要是他想要的,他絕不會放手,無論是帝位,或是美人。

















 
 
 
  李煜先被帶入的不是大牢,而是一間大小中等的臥室。

  這一點讓他很驚訝,但不會很高興。

  就算被款待又怎樣?作為階下囚的身分也不會有所改變。

  大概一輩子,也逃離不了。

  他真的很不了解趙匡胤這人。

  任性妄為,自大自負。

  但是這樣的一個人,為什麼會希望自己留在他身邊?
 















 
 
  「陛下,臣認為,還是應該把李煜處決才行,以免留下心頭大患。」

  朝廷上,趙匡胤坐高端,不可一世的四望群臣。

  「得了吧,人家都投降了,又何必為難?」

  「但誰也不能保證,李煜不會策兵反動啊!」

  「策什麼兵啊?舞孃嗎?」

  台下的人聽了幾乎都差點笑了出來,而趙匡胤已經先行失笑。

  「陛下!」

  「……陛下東陛下西的吵死人了,」他煩躁的揉了揉耳朵,完全不理睬台下大臣越發沉重的臉色:「朕就是不殺,再有異議就私底下來討。」

  此話一出,原本有些嘈雜的臣子們立刻安靜了下來。

  他們深刻了解這位君王的與眾不同,他不會因為哪個人位高權重就會有所顧忌,只要稍惹不快,馬上人頭落地。

  要講,可以,人能不能回來才是重點。

  「沒事了嗎?」

  環顧無聲。

  「那好,退朝,省的你們操心朕煩心。」

  他心裡完全容不下眾臣,那靜靜待在房內的人兒才是他牽掛的對象。

  好不容易能夠將他收攏在羽翼之下,怎麼會有不多加利用的道理?



















 
 
 
  聽到開門聲直覺就是這個人,但李煜的臉色依舊好看不起來。

  「怎麼,看到我不開心。」

  趙匡胤優雅的步入室內,一身華麗,一臉怡然。

  「我哪敢不開心,這兒是你的地盤嘛。」

  李煜儘管知道這樣的態度對自己很不利,但他還是難以維持自己的禮節。

  「既然這樣,那笑一個?」

  這一下李煜可傻了。

  「笑?」

  「是啊,笑,你笑起來很美。」

  趙匡胤說的很直接,然李煜卻無法坦然的接受。

  「大、大男人說什麼美不美的……」

  「我是說真的,」他一下子逼的很近,李煜不適的退了幾步:「你真的很美,尤其是吟詞的時候。」

  「那、那又如何?你能不能別靠這麼近說話……」

  他連耳根子都熱了起來,但眼前的人仍好整以暇微笑:「這兒沒有別人,不靠近你要靠近誰呢?」

  「這……很多很多啊……」

  根本是語無倫次了起來,李煜腦中一片空白的不斷倒退,直到背部碰觸到了牆壁才覺得有些不妙。

  「比如說呢?」

  來自趙匡胤的氣息灼熱又接近,他的頭靠上李煜肩膀上的動作不重不快,卻教李煜一陣惡寒。

  「呃,你要睡,不如回寢睡吧?我替你叫侍從去……」

  「別走。」

  察覺到李煜打算離開的動作,趙匡胤眼明手快的撈回來。

  「留下。」

  「我留在這兒,但你得回你的寢宮……」

  「我今晚在這兒留宿。」

  「咦?」

  望著李煜單純無知的樣貌,趙匡胤忍不住直接笑了出來。

  「不如我帶你到我的寢宮去睡吧?」

  「這……這是為什麼?」

  趙匡胤向自己傳來的氣味令自己感到暈眩,那熱切不懷好意的眼神卻動人的誘惑致極。

  「沒為什麼,因為我想要你。」

  是想要我在身邊的意思嗎?

  李煜愣愣的沒有會意過來。

  「別了吧……以我的身分,進出皇帝寢宮總是不好。」

  看表情也知曉可人兒不明白他的意思,趙匡胤無奈的嘆了口氣。

  「為什麼我對你老是沒輒呢?」

  「什麼……?」

  趙匡胤俊俏的臉透露著少見的無奈,而李煜仍舊維持一知半解的狀態。

  「不過這樣也沒什麼不好……」

  語音剛落,李煜感覺到身子一轉,自己已經躺上了柔軟的被褥中,而始作庸者正居高臨下,雙手左右置在身側的盯著自己。

  「你……這是在做什麼?」

  「既然你在我那兒不好,那麼我將就點,今夜就在這兒過夜吧。」





                                       TBC

。。。。。。。。。。。。。。。。。。。。。。。。。。。。。。。


每次看到熊子的混色都覺得很神奇(指頭髮


欸我是說真的,你畢業後出本看看我幫你買(不是這樣吧


你幹嘛畫到快吐啊又沒這麼急WWWWW


真是熱騰騰的稿子啊(讚嘆貌


你真可憐啊,不能去CWT(耍賤狀態


還有你的手指是按照自己的理想畫的吧?你就這麼想要手指變長嗎?XD


正式後記:


終於畫到李煜被俘虜的部分了,我真的超高興的


之前的鋪陳讓我很OX(喂


果然還是寫情人閃光最好(不是吧?


將子,拜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