宅地本命‧腐化至上

關於部落格
6918&風動鳴最高‧倉庫‧有的沒的文章‧搭訕歡迎
  • 38519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關於親愛的室友們(五)

 


  啦啦隊的表演練習已經進入了尾聲,隨著比賽的日子迫近,每天練習的時間也越來越晚,甚至有練到凌晨五點的紀錄。

  為了因應練到五點還要中午十二點集合繼續練,外宿生M決定一個禮拜留宿在我的寢室直到比賽結束。

  雖然主要是聊我的室友,但是還是提我的同班同學,M。

  M是一個身高165的嬌小男孩,搭配著他的身高,長了一張說是國小生說不定還會有人相信的童顏,同時再兼具了娃娃音,就連穿著也是可愛的日系衣著,簡直是奇蹟般的存在。

  初次見面時以為只是一個普通的柔弱男孩,軟軟的語調和稚氣的外表都是這麼告訴大家,感覺起來是個靦腆柔弱愛撒嬌的人物。

  說是這樣說好像沒錯,但是問題在於他有雙重人格。

  大部分的時候,他會用娃娃音軟軟的說著並加上疊字:「吃吃什麼?」、「要吃吃滷味嗎?」、「想吃吃鼎珍香」←為什麼都是吃?

  同時間他會加入奇異的肢體動作,像是摸摸對話人的腰一邊說「腰」,摸著腿就會說「腿」。

  挑釁他時會皺起鼻子,發出像小獸的威嚇聲--雖然毫無效果。

  對上某些事情會變得異常冷靜,碰上某些課程會變得異常堅持,遇上某些點會顯得不悅,會盡量不表現出來,但是還是會發現。

  今天又是練習到了半夜,過了門禁時間毫不困難的把他帶進了宿舍,進房也毫不意外室友都醒著沒睡。

  「啊,這是P的室友。」我這麼向室友們簡單介紹,連名字都沒有提。

  P是商設的,同時是室友CD的同班同學。

  基於實在累到不行,我跟M洗完澡後都躺到床上去睡,雖然是單人床,但是對方是嬌小的M反而很剛好。

  突然C爬上了隔壁B床上,跟B講了幾句話轉頭看著我們。

  「嗨?」我。

  「.......」M秒遮臉。

  然後C就跟D對話起來。

  「我們的室友的同學是我們同學的室友。」

  .......等等這串是什麼?我覺得我好像聽不懂。

  笑點低的M已經在默默地抖了起來。

  「我們同學的室友的同學是我們的室友。」

  等一下這也太詭異,C跟D已經爆笑了。

  雖然腦袋還沒跟上,但是我也爆笑出聲,躺在旁邊的M也莫名其妙抖的超用力。

  寢室不知道為什麼又充滿了笑聲,明明不是一件很好笑的事情。

  真是不懂啊!



















  很習慣的聽到了鬧鐘就醒來關掉,躺在床上賴了幾分鐘我就認命地爬了起來,小心地踩過睡得像屍體的M爬下去盥洗。

  M一直都很好睡,睡下去後也一直很難醒,常常用他軟軟的聲音與異常燦爛的笑容要我們務必叫他起床。

  一切打理後我走到床鋪下方伸直手臂打算搖醒M。

  「M、M,起床了。」一邊用些微起伏的音調叫喚著他,一邊用手搜尋著他的身體想推醒,最後碰觸到了認定是手臂的物體抓住。

  ......觸感有點微妙。

  M明顯動了一下,我快速的鬆開手。

  剛剛,抓到的地方是,前胸,沒錯吧?

  為了避免重蹈覆轍,我爬了上去搖醒,但他醒來很明顯沒有任何記憶。

  「起來了、要遲到了。」

  「唔恩--」他發出像是掙扎的嬌嗔聲。


















  事後我這麼問:「今天我叫你起床的時候你有沒有覺得哪裡怪怪的?」

  「沒有啊。」天真無邪貌。

  還有,

  「你覺得我們寢室怎麼樣?」

  「.......浴室超可怕的。」他想起溼答答到處是積水和毛髮的浴室。



  


                                TBC

.........................................


越打到後面越隨便不忍說(艸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