宅地本命‧腐化至上

關於部落格
6918&風動鳴最高‧倉庫‧有的沒的文章‧搭訕歡迎
  • 38519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家教同人-期待X驚喜(骸雲)骸大人生日賀




  六道骸正在從總部回家的路上,今天他的嘴角都一直不斷地上揚,握著高級轎車的方向盤不住地哼曲。

  他是期待了一個月有了,光是想到這一天會有什麼驚喜就令人雀躍不已。

  義大利的空氣都變得好聞起來,街道上充斥的音樂也不若以往的會感到厭煩。

  熟練地彎過最後一個轉角,停在家,他們兩個人的家。

  打開了車門,六道骸翻掏出鑰匙一邊在腦袋裡面幻想打開來會是怎麼樣的光景。

  啊,會不會是護士裝呢......?

  「骸,歡迎回來。」

  人兒穿著超短的護士服套裝,搭配著白色的膝上襪,露著漂亮的白皙大腿,羞澀地望著自己。

  唔哇、怎麼會這麼可愛。

  無法自拔的摀住自己的鼻子,雖然並沒有鼻血。

  唉呀,女警好像也不錯?

  「骸,生日快樂。」

  拿著手銬的雲雀一邊說著邊把彼此的手銬上,裝扮照例是短到不行的短裙,低領口的警察制服教六道骸無法別開眼睛。

  「嗯?怎麼把我銬起來了。」

  雲雀抬起頭來,彎起一抹美麗的笑容「這樣就不會分開了。」

  喔喔喔喔喔喔喔喔喔喔喔喔喔喔----超級、可愛!

  絕對會想把人扔到床上好好疼愛一番啊。

  很有病的六道骸先生穿著價值不斐的亞曼尼西裝蹲在門口無法克制的低笑。

  「啊啊,不管了,恭彌不管怎麼樣我都接受--」

  想要破門而入的六道骸突然發現了一個嚴重的問題。

  再三的摸了摸西裝內側的口袋確認,他確定了。

  「我忘記帶鑰匙了.......」

  六道骸差點跪在地上,幸好有把持住只趴在門板上(?)。

  盯著門板,想到自己跟親愛的恭彌只隔了一個門,就興起了想破壞的念頭。

  「冷靜啊、冷靜,如果破壞掉讓恭彌生氣,別說過生日了,他說不定會直接讓我過忌日。」

  .......有門鈴啊!我怎麼忘了!

  覺得得到救贖似的用力壓下了門鈴「叮咚--」

  沒過多久傳來了門鎖被打開的聲音,接著是轉動門把的摩擦聲。

  「嗯?是你啊?我還在想誰會來拜訪。」

  打開門毫無意外的是雲雀,但他穿得是很正常的,是普通的學生襯衫肩上披著並盛的立領外套。

  學生制服?

  沒記錯的話他們都二十好幾了,恭彌怎麼會穿著學生制服在眼前。

  「欸?恭彌、這......?」

  「沒記錯的話我們認識有十年了吧?」雲雀露出有點邪氣的笑容「突然覺得重溫舊夢沒什麼不好,啊,不過六月有點熱就是了。」

  「怎麼?還是比較喜歡西裝嗎?你這個變態。」雲雀挑釁的輕笑著,有點像在邀請。

  「不管你穿什麼都好,我不是都這麼說嗎?」恢復原本該有的從容姿態,六道骸關上了門,跟著雲雀的腳步穿過長廊。

  低頭注目到包裹著纖細長腿的學生褲,六道骸突然覺得喉嚨有點乾澀。

  搞什麼?學生服跟西裝襯衫明明就差不了多少......

  「不過真是意外啊,我問草璧有沒有幫我收好,他居然馬上幫我把這套拿出來,更有趣的是依舊合身呢。」

  這句話很擺明的在炫耀自己十年不變的好身材,但六道骸現在卻滿心想著雲雀抱起來手感很好的纖腰與窄瘦的肩膀。

  雲雀的一切一切在學生服下居然變得如此魅惑。

  走在長廊下,夕陽餘暉照在人兒的身上,他轉過來的回眸突然好似回到十年前的並盛。

  那在有著吵鬧鐘聲,蔓延著無限腳步聲的校園裡,兩人在擁擠的走廊從來回追逐直到並肩而行最後是雙掌相扣無法分離。







  「恭彌,彭哥列他們打算要前往義大利,要我來知會你。」

  「我不想去。」雲雀站在委員長的辦公桌前面,垂首。

  「我不去的話可能會被直接送進水牢。」六道骸的聲音有些顫抖「但我不想再看不到你。」

  不管是去義大利,還是再進水牢我都會看不到你,無論兩者,我都會失去活下去的目標。

  「我想留在日本。」雲雀也洩出了細微的顫抖。

  縱使在真正畢業後他就沒有留在並盛中學的資格,他卻也依舊眷戀著整個地區。

  「拜託你,恭彌。」六道骸由後抱住了那纖細的身子「和我去義大利,我們會回來,我保證。」

  其實他明白,若是雲雀打定主意不離開,自己無論說什麼都不可能撼動。

  他在賭雲雀對自己的感情。

  「混帳。」

  去細聽來自聲腺的哽咽,儘管知道這是應允六道骸還是無法克制的心痛。

  令如此深愛的人流淚,好痛好痛。

  對不起。

  擁著戀人說了好多好多次,兩個人都沒有辦法止住自己的淚水,只能用無數次的吻去掠奪彼此的知覺。







  「喂喂,出神啦?」

  察覺到臉頰被拍了幾下,六道骸回神過臉正好是雲雀放大的臉。

  「啊啊,抱歉吶,剛剛突然想起了以前的事。」

  雲雀微微愣了下,隨後了然的低笑:「是呢,十年,也發生很多事。」

  「恭彌,」六道骸伸手去輕撫戀人的右頰,虔誠的輕語:「謝謝你願意跟我過來。」

  雲雀回望著對方一藍一紅的異色瞳,那是在看著信仰的眼神,好似終生只為自己而存活的眼神。

  這傢伙,為什麼可以這樣地看著自己呢?

  「你還敢說,」雲雀殊不知自己現在的微笑有多麼柔軟「說好要帶我回去的,都過了這麼久。」

  「唉呀,每個月都有帶你回去幾天啊。」

  「你知道我要的不是那種。」

  「我知道,」將臉湊了過去,親暱地去磨蹭對方的鼻尖「我保證,我會盡我的能力在今年帶你回日本,然後再也不來義大利。」

  「還真敢說大話。」瞇著眼睛任由戀人觸碰,不意外的感覺到腰被摟住「怎麼這麼有自信?」

  「就算彭哥列堅持不肯,我也會放你自由的。」

  他知道雲雀有多愛自己的祖國,這幾年的時間已經令他幸福的恍若在夢中了,是時候,該把幸福再還給雲雀。

  而自己呢,可以花很久的時間好好想想要自我了斷還是談遠距離戀愛。

  「不了。」雲雀用一種責備的眼神注視著他。

  六道骸猛然了然過來,習慣身邊有自己的雲雀已經不能脫離這樣的生活,上班出任務回家休息撇開特殊原因幾乎是二十四小時膩在一起。

  六道骸一直以為只有自己喜愛這樣的生活,他沒有發現,雲雀也慢慢融入了這樣的生活。

  從單純很深很深的愛著,變成更加密不可分濃烈愛情。

  「恭彌......」托住戀人的下顎深吻,藉由舌的探入去表達自己難以割捨的愛情。

  「我是真的,非常非常愛你。」

  邊舔著雲雀的下唇,六道骸依舊用著虔誠的目光凝視。

  「蠢死了。」泛著一直以來令人動容的緋紅,雲雀將手繞上對方的頸子,給予如同交付全部的吻。





                                   END

.............................................


嗚嗚嗚嗚嗚嗚嗚嗚嗚嗚6918

我覺得無論用什麼句子都不可能表達我對這對的愛啊啊啊啊啊啊啊

回萌的感覺真好!沒有趕在12點前發文真好(?)

總之骸雲珍的潮棒的啦QQQQQQQQQQQQQQQQQQQ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