宅地本命‧腐化至上

關於部落格
6918&風動鳴最高‧倉庫‧有的沒的文章‧搭訕歡迎
  • 38517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黑子同人-喜歡關於(青黑)

 


  「青峰君,該練習了。」

  青峰睜開眼睛,瞳孔倒映出熟悉的身影,那木然的表情如往常般毫無變化。

  「嘖,連這裡也被找到了嗎?」

  就著躺在地上的姿勢,青峰絲毫沒有起身的打算,只是枕著自己的雙臂面露煩躁。

  「下次請不要再躲了,很浪費時間,練習會遲到的。」

  黑子平板的語氣帶著一種難以察覺的無奈,但是青峰沒有錯過。

  「我不想練習。」青峰勾了勾手指,示意黑子靠近一點。

  「赤司君會生氣的。」訓話歸訓話,還是湊近了對方。

  隨後一雙長臂壟罩並下壓自己的頭,唇上接觸到溫熱的物體,是一直以來習慣的溫度。

  沒有抗拒的任由對方的舌伸進,從容的啟唇迎接,就像他本人向來不慍不火的態度。

  直到感覺到那雙手下移至腰,黑子才主動分開了彼此。

  「遲到赤司君會生氣的。」

  那雙眼睛依舊幾乎是毫無波瀾,青峰莫名的有點心浮氣躁。

  「知道了、知道了。」

  他煩躁的起了身,拍去身上的灰屑,卻倏地扯過黑子的手臂壓在牆壁上,像是禁錮在牢籠似的。

  「青峰君......」正當人兒想說些什麼,唇又再度被堵上,附上專屬青峰的狂烈而躁進的吻。

  「唔、恩......」

  黑子的白皙的皮膚快速的浮上層層緋紅,在淫糜的口水聲中隱隱洩出低喘聲,這是黑子少有的,情緒反應,也是青峰極少可以感受到對方為自己情緒而波動的時刻。

  「快、快喘不過去了......青峰君......」















  「練習居然遲到半小時,你們很大膽嘛。」赤司漾著扭曲的笑容,手持著喀擦喀擦的剪刀。

  兩人呈現跪著的姿勢在體育館的籃球場旁,跑步傳球進籃的聲音不絕於耳,但在這裡簡直是兩個世界。

  「都是青峰君的錯。」黑子像是陳述事實般的平靜,然而抱怨意味卻顯而易見。

  「哼。」青峰別開臉看著遠方,驕傲的很。

  「誰管是誰的錯啊。」赤司的嘴角弧度越加詭異,清秀的臉隱隱呈現有點可怕的黑色氣息。

  「啊,之前上課遲到被教官記下,罰我掃整座體育館,正好,就交給你們吧。」

  等等等等等等等一下!為什麼你被處罰卻要推給我們!這大概是兩人共同的心聲。

  「記得掃得乾乾淨淨,最好是跪在地上擦,不要讓我看到任何汙漬。」赤司無視兩人變的超級難看的臉色「絕對、不要丟了我的臉。」

  黑子張了張唇想說些什麼,瞥一眼赤司手上不斷喀擦喀擦的剪刀就識相的沉默了。

  「喂喂--這算什麼、」

  一把剪刀直刺,停在青峰的右眼不到五毫米。

  「我說,明天我要看到整個體育館是乾淨的。」
















  「都是青峰君的錯。」

  拿著拖把,黑子陷入無間斷的碎碎念。

  「你已經說很多次了,你可以放下拖把,然後回家。」青峰煩躁的倒著清潔劑,對於對方的碎念感到疲乏。

  「這樣子青峰君就太可憐了。」黑子毫不避諱的說著,一面用極緩慢的速度推著拖把前進。

  「用不著你同情。」

  黑子頓了一下,視線依舊盯著地板「地板只有一個人是拖不完的,而且拖完後我們還要用抹布把汙漬搓掉。」

  「我知道了啦。」

  青峰用餘光瞄著看起來應該是專注在擦地的人,一面不由自主地去揣測黑子的想法。

  兩個人在籃球絕佳默契絕對帶不上現實世界,即便是交往過後也是。

  一直以來能夠得到黑子細微的表情變化,都只有在過分激烈的親吻裡。

  不過這也是因為青峰自己也少有表現感情的時刻吧,但日子久了也會期待情人能夠有什麼跟往常不一樣的面貌,只有在自己面前。

  「青峰君,我承認我說謊了。」不知道為什麼,跪在地上重複擦著同一個地方的黑子突然開了口。

  「啊?」

  青峰感到疑惑的看往黑子,兩人正好視線交會。

  「我在這裡擦地板,是想要跟青峰君獨處久一點,而不是同情青峰君。」那眼神就和之前一樣直率,毫不隱藏的傳遞。

  「哲你、」

  「去催青峰君練習也是,」黑子沒有停止手中的動作,已經變成類似無意識的在移動「我知道青峰君會拖時間,我很喜歡那段獨處的時間。」

  「練習的時候,青峰君每次傳來的球所帶來的信任感,」黑子的眼神完全沒有移開,如同以往的堅定純粹「我非常喜歡。」

  「哲,你還真是出乎我意料。」

  青峰走了過去蹲下依然高了人許多,扣住對方下顎向上提起,絲毫不在意體育館是否還有人在走動便覆上掠奪。

  他就是這樣子,想做什麼就做,野獸般的少年。

  就像是現在,他渴望能夠去擁抱並激吻這個人就不負自己的慾望去執行。

  完全是篤定青峰會來吻自己一樣,黑子乖順的閉上眼睛,任由對方摟住自己的腰背,直至發現球衣的下襬被探入才拍了幾下示意鬆開。

  「青峰君、地板。」

  此時青峰才發現自己手上因為壓在地板上而沾滿了清潔劑,不悅的鬆開箝制很想直接抱起人扔下一地泡沫一走了之。

  但是想到那位隊長會有什麼更可怕的懲罰又放棄了這個想法。

  「哲,我真是服你了。」用沒沾到泡沫的手臂將黑子整個人按進懷裡。

  「什麼?」

  「能成為我的影子的人,就只有你了吧。」

  他好像聽見黑子的笑聲,可是又像是沒有。

  「難道青峰君還想找別人當影子嗎?」

  「才不會,」青峰將下巴扣在黑子柔軟的髮上「我們怎麼可能會分開啊。」

  「是啊,」宛若自我催眠似的「我們怎麼可能會分開。」







                                  END

..........................................

不忍說我是因為跪在地板擦了兩天的地才(ry

其實我很喜歡虐虐的青黑,可是想說既然是帝光青黑日就wwww

可是最後還是破功了啦Orzzzzzzzzzz我下跪道歉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