宅地本命‧腐化至上
關於部落格
6918&風動鳴最高‧倉庫‧有的沒的文章‧搭訕歡迎
  • 38519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黑子同人-生日宴會 (青黃←赤)


 



  他們一直有個不成文的規定,那就是每次隊員生日都肯定會聚在一起慶祝一番。

  而在溫馨的聚餐後,壽星多半都會被惡整,這一點是所有人有目共睹的。

  當然沒有人敢對赤司動什麼手腳,如果想被殺的話。

  至於黑子也很奇異的常常順利逃脫,總是在大夥兒已經萬事俱全時不見人影。

  不過這次既不是不能下手的帝王,也不是常常逃跑的影子隊員,而是那一個,生了一張漂亮的臉,擁有天才般的複製技能,動不動就哭的黃瀨涼太。

  「小赤司我這次想請假......」生日的前一晚黃瀨撥了通電話給隊長。

  「可以啊,想死的話。」帶笑的掛掉電話。

  他不想死,卻也不想知道他們會怎麼整他啊!

  生日宴會辦在黃瀨的家中,這點沒有人有異議,基於方便性他們叫了外賣披薩,六個人就在客廳的地板上坐著吃起來。

  宴會跟平常一樣沒有什麼改變,跟往常一樣聊著這一年諸位的進步或是每場球賽每個人的弱點與搞笑般的差錯,或是下一場比賽打算把比數拉到什麼地步不知所云的話題。

  只有現在是這樣溫馨,每個人心知肚明,黃瀨現在更是如坐針氈芒刺在背的戰戰兢兢。

  這應該就是中國人在講的鴻門宴吧。黃瀨吃下最後一個燻雞口味的披薩,當下實在是很想逃出家門找個地方把自己藏起來,就算是住攝影棚也好,先躲個十天半個月。

  但他也很明白,逃不了啊,怎麼想都會被抓回來。

  「那個,」才吃了兩片披薩不到的黑子突然出了聲,眾人立刻把視線集中在他身上「晚點有事,我想先離開。」

  大概覺得不會有人反對,黑子起身收拾自己的東西。

  「咦?小黑子要走了?」

  「是的,」黑子繞到黃瀨的旁邊,拍了拍對方的頭「生日快樂。」

  「嗚。」黃瀨發出了一個單音節,卻沒膽要求黑子帶他逃離這裡。

  「巨蟹座今晚不宜晚歸。」綠間此時也站了起來,背上自己的書包。

  「咦?連小綠間都!?」

  「生日快樂,順帶一提雙子座今晚運勢最差,最好獨處不宜見人。」

  「欸欸欸欸欸欸欸欸!」黃瀨聽了幾乎想要馬上衝出家裡大門。

  「唉呀,連真太郎都不吃蛋糕再走嗎?」赤司的披薩也沒吃多少,左眼偏淡的瞳色微微發光。

  「真是抱歉啊,我明天會自己加跑球場的。」

  「恩,那敦呢?」把視線轉移到嘴巴從未停過的紫原,表情很難看出他在想什麼。

  望著關上的大門,紫原無神的眼睛打轉了下「吃完蛋糕就走。」

  在一旁的青峰闔上剛才翻過的巨乳寫真集,推了黃瀨一把「快把蛋糕拿出來啊。」

  「真意外啊,大輝沒打算早退。」撐著手臂,赤司打趣的盯著青峰。

  「天知道你想幹什麼。」露出萬分挑釁的笑容,稍稍捏緊了手中的杯子。

  「不愧是大輝,真是敏銳。」

  「小赤你們在說什麼?」

  「沒事的,敦,吃完蛋糕後麻煩你先離開,我們跟涼太有些事情要搞定。」

  「我沒差。」

  就在協議達成後,黃瀨也捧著蛋糕走了出來,望著青峰伸手幫忙插上蠟燭,紫原提供不知從哪拿來的打火機,點上。

  「那麼,」如君王似的宣告「許願吧,涼太。」


















  「第一個願望,希望我今晚可以平安無事。」

  「第二個願望,希望我們可以一直不分開。」

  「第三個願望。」黃瀨閉上眼睛,睜開後吹熄了蠟燭。


















  分食蛋糕的過程也很普通,只是很難得的紫原只吃了三分之一就表示要離開了,當然覺得難得的只有黃瀨。

  「唔?我以為小紫原會想一起吃完的說。」

  「下次吧。」舔乾淨嘴邊的奶油,紫原別有深意的望了坐在地板上不為所動的兩個人「小黃小心點吧。」

  「咦?小、小心點?我......」還沒來的及問清楚紫原已經關上門離開。「怎麼這樣......」

  「啊,只剩下我們了呢。」赤司先開了口,要笑不笑的瞥著青峰「你能不能滾蛋呢?」

  「我才不要。」

  「咦?這、這是怎麼了嗎?小赤司跟小青峰吵架了?」

  「涼太,」赤司朝人勾了勾手指「過來。」

  坐在赤司對面的青峰突然覺得有點不妙「喂你不要過去。」

  「啊?為什麼?」忠犬本能的黃瀨似乎是下意識在聽赤司命令行事,雖然有點疑問身體還是不由自主的朝赤司走去並蹲坐下來。

  「真乖。」赤司帶笑讚賞了下,拿起桌上的一杯飲料一口飲盡,接著扯住黃瀨的前襟拉向自己。

  黃瀨還來不及驚呼唇就被堵住,接著被灌入有點陌生的液體,正當赤司鬆開後他想找個地方吐出來馬上一根纖細的手指擋在自己的唇前。

  「不准吐出來,喝掉。」

  黃瀨很確定嘴裡含的是酒,從那種過分的刺辣感來判斷酒精濃度應該不低,他自己很明白自己糟糕的酒量,卻被赤司藏在眼底的殺氣而逼得吞了下去。

  「嗚嗚......好辣喔,小赤司哪裡來的酒啦.......」搧著自己的舌頭,琥珀色的眼睛泛起層層水霧。

  「喂喂赤司你做什麼......」兩人親密的動作令青峰不禁瞪大了眼睛,一股不知從何來的怒氣微微上升。

  「小青峰你看他啦、這個酒好嗆好辣!」不適酒的黃瀨臉頰已經泛上潮紅,整個人也有點暈頭轉向的扯著青峰的袖子訴苦。

  「你應該要先抱怨你被吻的事情吧?」青峰皺著藍青色的眉毛,有點不悅的扶正眼前的人「我就叫你不要過去。」

  「大輝,不要管閒事。」赤司以不容反抗的力道把黃瀨拉了回來,再用同樣的方式再度餵了黃瀨一口酒,這次已經稍微昏沉的黃瀨毫無抵抗力的嚥了下去。

  「喂、你不要太過分。」青峰知道自己不可能阻止赤司,口頭是不可能會有任何效果。

  「你不要忘記了,違反我的人,就算是父母也得死。」赤司讓黃瀨靠在自己窄瘦的肩膀上,騰出一隻手解著黃瀨的襯衫扣子。「讓你留在這裡就要感恩了,有意見麻煩離開,門記得關好。」

  「現在是盛宴吶,生日宴會,大輝現在有兩條路,離開,或者是現在過來。」

  青峰覺得他現在應該要離開,他知道如果留在這裡等一下的發展一定會很糟糕,但是他的腳步卻是往赤司前進。

  他沒有辦法把視線從露出漂亮鎖骨,滿面潮紅的黃瀨涼太移開。

  赤司露出了意料之內的笑容,他將黃瀨靠在青峰寬闊的胸膛,自己則跨坐到黃瀨的身上並一面解下了所有扣子,微微露出笑容「涼太。」

  「唔......小赤司要做什麼?」

  「幫你慶祝生日啊。」

  清秀的臉用再漂亮不過的笑容回答,接著又再次吻上了黃瀨,這一次他毫不客氣地鑽入對方的口腔,靈活的舌頭在裡面翻攪,促使黃瀨發出一點一點的嗚咽聲。

  「哈啊......為什麼、慶祝生日要欺負我......?」綿長的吻結束,赤司還非常刻意地拉開了一條銀絲,幾乎是喜悅的聽著黃瀨意識不清的抱怨。

  「這是對你喜愛的表現吶,大輝也這麼覺得喔。」

  「咦?小青峰?」黃瀨由上仰望著青峰有點怪異的臉色,被吻到紅腫的唇一開一合的,上頭甚至反射著唾液的光澤。

  青峰沒有回應,伸出手抬高對方的下顎低頭也吻上,那種想要覆蓋自己氣味上去的吻深深帶著掠奪,教黃瀨再次難以呼吸。

  黃瀨被青峰吻著的同時,赤司也開始細細地舔舐起黃瀨潔白的胸膛,輕咬著緋紅的乳尖,令身下的人不斷的輕顫。

  感覺好奇怪啊,腦子亂哄哄的,身體好熱、小青峰跟小赤司都好奇怪......

  移到下方,赤司完全沒有猶豫的扯下制服褲,露出一片白皙的大腿,同時他也聽見青峰喉頭滾動的聲音。

  「大輝想要嗎?」赤司抬起頭來,像是惡魔的邀請。

  青峰此刻突然很明白,赤司能當上隊長絕對不只是實力問題。

  交換。

  青峰與黃瀨兩個人的男根此時互相快速的摩擦著,不只是青峰發出像是野獸般的低喘,承受不了快感的黃瀨臉上沾滿了淚水的扶著對方的肩膀不斷發出哭泣聲。

  「嗚哈.....慢一點、小青峰.....啊、哈.......」

  總覺得那哭泣的聲音離自己有點遠,卻不斷的把自己的理智削減,不該是這樣子、他們應該、應該不是這樣的關係。

  「大輝、」赤司突然從容的推開了兩人的距離「太早射就不好玩了。」

  青峰喘著氣陰陰的看了隊長一眼,才退開來,而黃瀨發出不滿足類似抱怨的單音節。

  「涼太來。」解開了皮帶,赤司的音調依舊如常,像是什麼也沒發生一樣的欣賞跪姿的人兒:「嘴巴張開。」

  感覺到口腔被放進了異物,黃瀨發出了一點不舒服的聲音,但是赤司毫不動搖的沒有退出去,反倒揉起對方金髮低語:「涼太知道怎麼做吧?」

  簡直像是咒語一樣,黃瀨溫順的開始舔起口腔的物體,細膩的去翻著皺褶與鈴口,赤司抓著對方頭髮的手稍稍緊了些,發出像是舒服的低吟。

  「很熟練吶,你們應該做過吧,大輝。」眼神飄向正在將手指探入黃瀨的穴口的青峰,用像是調侃的語氣。

  「要你管。」

  青峰其實很不爽,對於應該是自己的所有物正在替別人服務這件事。

  他們兩個人不知何時建立了這樣的肉體關係,不談情不談愛,明明還未成年,明明不過是球場上的隊友,他們卻有時會找間廁所或是對方的家裡渲洩情慾。

  原本應該是沒有愛的,青峰卻覺得他現在很不爽。

  後穴被探入,黃瀨下意識的輕吟一聲,不適感讓他的眼淚又有點氾濫,酒精的作用令他難以去思考現在的情形是怎麼回事。

  他知道後方是青峰的手指,像每次情事那樣的自行放鬆身體,讓對方的手指得以進入抽動,內壁也宛如自主意識似的捲了上去,依依不捨每次的進出。

  「可以了麼?」抽出進去的三指,青峰微喘的用手扶住抵著並緩緩推入。

  「大輝真大膽,居然比我先呢。」看著快進入二人世界的人,赤司出了聲,臉上也泛著不自然的潮紅。

  「如果我更大膽一點就會讓他把嘴裡的東西咬斷。」青峰猙獰一笑。

  「啊啊,小青峰、再慢一點進來、嗚......會痛」含著赤司的令黃瀨的就有點口齒不清,而赤司只是往前一頂,頂到最後面又再逼出些淚水。

  「大輝知道一句話嗎?」輕抓著黃瀨燦金的短髮,赤司露出有點不屑的笑容「如果你不把握疼你的老婆,將來就換別人幫你疼老婆了。」

  「哈、你說什麼......?」查覺到了赤司的意有所指,青峰停下推進的動作瞪著對方。

  「咕......」

  赤司沒有回答反而是渾身抖了一下,他不疾不徐的抽了出來並用衛生紙擦拭乾淨,彎下身再度含住黃瀨的唇,兩方又激烈的互吻起來,唾液與精液交換的味道充斥口腔格外的情色,同時間發出非常煽情的水漬聲,當他放開黃瀨時還可以見到對方嘴角掛著一些白色的液體,充滿淫靡的氣息。

  「涼太可是有跟我抱怨過喔,大輝也真是的,對人這麼差。」赤司整理好自己,拿起桌上的水杯漱口。

  「喂、你.......」

  「提示到這裡,我也懶得多說了,我也沒興趣跟大輝上同一個人。」赤司套上外套,面對著維持交合姿勢的兩人一笑「嘛,希望下次我可以一個人獨享,你知道,我就是正確的,我想要的也沒有得不到的道理。」

  直到赤司打開了門離去,青峰都還來不及說上一句話。

  「喂,黃瀨.......」青峰把人扳了過來,捧著俏臉認真的問「你跟赤司說了什麼?」

  「唔.......小赤司?」黃瀨一開始看起來還有點不清不楚的樣子,過了幾秒才像是想起了什麼眼淚就莫名其妙的溢出「都怪小青峰啦、之前問你記不記得六月十八號是什麼日子你居然不記得!」

  黃瀨像是大爆發一樣霹靂啪啦的抱怨著:「每次你都不在意人家、跟你說話你也都沒在聽!每次腦袋裡都只裝著小麻衣小麻衣的!你既然、你既然這麼喜歡巨乳......」

  「你幹嘛還要跟我做愛啊!」

   黃瀨突然開始充滿怨恨的捶打他,嘴上還喃喃的咒罵著不知所云的內容。

  「連小赤司都知道我的生日,我再也不想要理你了!小青峰是大混蛋!」

  「喂喂你也發飆的太突然了吧。」青峰有點手忙腳亂的承接拳頭,情急之下握住了兩腕唇就堵了上去。

  其實剛跟赤司口交接吻過他非常排斥去觸碰,可是人兒哭的慘烈的模樣卻也令他難以忽視。

  「噁。」因為感覺實在太噁心,隨手拿上了另一個水杯灌入口中,再覆上了金髮人兒的讓彼此都可以還一個清淨。

  「咳、咳!」被嗆到的黃瀨不住的低頭咳嗽,酒醒了大半,意識才總算清醒了些。

  「咦?我怎麼脫成這個樣子......啊!」羞恥的回憶湧上來,黃瀨的雙頰迅速泛紅「嗚......你們!居然連小赤司都.......!」

  「拜託你不要再小赤司東小赤司西的了!」青峰耐不住俯身去把人壓在地上,怒氣張揚。「你很大的膽子跟我以外的人玩嘛。」

  「咦咦?我、啊!」

  腰部被抬高,隨之而來的是狠狠的被貫穿,撕裂的疼痛讓黃瀨發出了尖銳的慘叫,不斷流出的淚水也濕了整張漂亮的臉。

  「黃瀨涼太!」揪住了遮住前臉的瀏海,青峰惡聲惡氣的警告著「從今天起,不要讓我知道有其他人碰你。」

  光想到對方的媚態在自己以外的人面前展露,光想到那甜膩的叫床聲讓別人聽見,燒遍全身的怒火就不住竄起,動作也開始變的粗魯。

  「啊啊啊小青峰、太用力了、哈啊.......好快、疼!別.......」疼痛與快感交織而成的感受令黃瀨難以自制的掩面哭泣,被做到哭不是第一次,但是這樣面對青峰的怒氣卻是頭一遭。

  每一下的抽插都是撞到最深處,每一次的拔出都是整根離開,極端的觸感幾乎把黃瀨逼瘋,不絕於耳的哭叫聲反而更加催情。

  「唔啊、那裏不行......哈啊.....」

  最後一次又壓迫到了前列腺,黃瀨無法抵抗的射了出來,混濁的精液噴濺在潔白的小腹上,青峰喘著抽動了幾下,也釋放在人兒的體內中。

  「呼......」理智總算回籠,青峰才看著一片慘狀還有哭個不停的黃瀨才發現自己幹了些什麼好事。

  「嗚嗚......小青峰好粗魯......」

  望著那高挑的身子蜷縮著哭泣,青峰罪惡感隱隱泛起,他伸出長臂將人兒整個摟入懷裡。

  「是我不對,抱歉。」

  「嗚嗚嗚嗚.......我最討厭小青峰了、為什麼小青峰要生氣?」

  是啊,為什麼我要生氣?

  摟著人兒,青峰也不解自己方才的怒氣從何而生,一面拍著背安撫一面仔細思考。

  「黃瀨涼太。」

  「幹嘛啦?」抽抽噎噎。

  「我想......我應該是喜歡上你了。」

  「咦?」

  黃瀨倏地止住了淚,禁不住驚恐的直瞪著青峰。

  「唉,這大概就是為什麼你沒有巨乳我還是跟你做愛吧。」青峰一臉正經。

  「.......」黃瀨呆愣了幾秒「小青峰你這個大笨蛋---!太慢了啦混帳!我討厭你我討厭你我討厭你!嗚.......」又是一陣如雨般的拳頭,青峰卻覺得好像看到了欣喜的眼淚。


















  「你說大輝不喜歡你,你卻還是跟他做愛,涼太你真笨。」

  「可是我喜歡小青峰,非常非常喜歡。」

  「他連你生日都不記得喔。」

  「我知道,可是我真的好喜歡小青峰。」

  赤司用一種無可奈何的力道揉著大型犬的柔軟金髮。

















  兩個人在某天回家的路上並肩而行,手背有意無意的互相摩擦。

  「黃瀨。」

  「嗯?」總覺得語尾有冒愛心的錯覺。

  「第三個生日願望.......你許了什麼?」

  「當然是小青峰快點說愛我囉。」

  甜膩的笑容漾起不明顯的紅色,夕陽照射下如此美麗。




       

                                  END

........................................

我覺得我打完了,名聲大概也毀滅了(掩

其實一開始只是想純粹玩3P肉文(不要說出來

但是我還是沒辦法讓赤司大人(?)上黃瀨,除了恥力問題還有對青黃無窮盡的愛(XXX

總之這次的黃瀨生日賀文根本是整壽星不忍說(艸

其實我不擅長寫H所以請大家多多包容(合掌)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