宅地本命‧腐化至上
關於部落格
6918&風動鳴最高‧倉庫‧有的沒的文章‧搭訕歡迎
  • 38519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黑籃同人-最討厭最喜歡 (青黃)

 



  
  「小青峰、我想,我們還是分手吧。」

  如往常的一起走回家,今天黃瀨的步伐明顯的比青峰慢了一些,氣氛也沉悶的詭異,正當連神經大條的青峰意識過來,黃瀨已經在青峰背後悶悶地開了口。

  「啊?你這傢伙在說什麼蠢話?」

  青峰回過了頭,用一種與其說是難以置信不如說懷疑是對方開玩笑的語氣。

  「才、才不蠢呢!我是很認真地在考慮!」黃瀨的聲音隱隱有著哭音「我們快要畢業了,可是光想到沒有辦法每天看到小青峰......小青峰又這麼色!一定會跟不知道哪裡來的巨乳走掉!」

  「光是想像小青峰身邊圍繞的不是我!我根本就沒辦法忍受!」

  青峰盯著對方許久,一張臉不知道在想什麼,而黃瀨正在盡全力的忍住自己的淚水。

  「你就是因為這些原因要跟我分手?」青峰的眼神充滿了懷疑「你跟我到桐皇去不就好了?」

  「我已經、已經決定要去海常了。」下定決心似的,黃瀨低著頭說著「我想要改變,我想要離開小青峰變強。」

  待在帝光的時候儘管打起球來很快樂,卻總是能夠深刻的感覺到自己與青峰的差異。

  差太多、輸太多了。

  他冀望能夠與青峰並駕齊驅,他希望自己有朝一日能夠成為配的起站在對方旁邊的隊友。

  好喜歡好喜歡小青峰,可是也好想好想贏過小青峰。

  「這才是主要原因吧。」青峰走進哽咽的金髮人兒,拂上了對方的側頰「你都這麼說了我能怎樣?」

  儘管知道這樣會傷害對方,青峰依舊無法阻止自己繼續說下去。

  「能贏我的只有我自己,想要用這樣的理由會不會太自大了?我有沒有你都沒差,到時候就不要哭著回來求我。」

  看著對方滑落下來的淚水,他知道達到目的了。

  快吧,說你要去桐皇,說你不會離開我。

  黃瀨緩緩地抬起頭,金色的眼睛漾滿淚液,抿著顫抖的唇許久徐徐張開:「小青峰是大混帳!我最討厭你了!」

  說完後甚至提起書包洩憤般的用力地摔到他的胸膛上,接著用袖子抹去淚珠繞過人快步離去。

  青峰望著人兒一抖一抖的肩膀與踉蹌的腳步,其實他知道黃瀨正在等著自己追上去,像之前的每一次一樣的把他摟入懷安慰。

  可是這次他只是捏緊了拳頭,佇立在原地等待太陽完全落下。

















  畢業之後,他們各奔了自己的學校,也參加了裡面的籃球隊。

  青峰經過便利商店時總是可以看到最新的雜誌上有著黃瀨的身影,或許是廣告或許是訪談,他發現自己會拿著小麻衣最新的寫真集時也拿起了它結帳。

  「嗯?你也會買男生的寫真集啊?真罕見。」老媽進來替自己收拾凌亂的房間時,有些意外的這麼評論著。

  他也不解啊,為什麼要買黃瀨那個蠢蛋兼愛哭鬼的寫真集。

  他更不解的是打手槍的對象漸漸從小麻衣轉換到了那傢伙的照片。

  至於黃瀨最近很常作夢,他會夢見當他們還在帝光時球場奔馳的樣子。

  他會夢見青峰摟著自己的肩膀與自己在勝利時一同大笑歡呼。

  但是因為夢做到一半就知道是夢,所以那樣不真切的快樂突然變得很悲傷,夢醒時他總是會發現滿臉都是淚痕。

  好想念小青峰,好想念小青峰。

  時間就這樣不知不覺的推移到了I.H八強賽的桐皇對海常戰,兩人都心知肚明接下來的對決卻也不主動表態,其實他們都懂,該是見見成果的時候了。

  -黃瀨、讓我看看你離開我究竟成長了多少?

  -小青峰、看著我,我會讓你見識到我的改變。

  比賽跟想像中一樣,兩方都難出其右的對抗,直到黃瀨吐出了這麼一句:

  「我不會再憧憬你了。」

  焦躁,青峰感到無限的焦躁。

  一幕幕那傢伙在旁邊纏著說要1 on 1的畫面不斷浮現,在腦海中纏繞不休。

  「嗚嗚嗚小青峰好厲害喔,無定式射籃真的帥呆了!」

  「小青峰這家的冰棒很好吃,要不要吃一口?不過這樣子就是間接接吻真害......唔唔唔!」

  「明明說要來吃蛋糕怎麼可以順便把人家吃掉了.......小青峰是大色胚!」

  「小青峰」那張總是帶著笑臉的人望著自己「我最喜歡你了,我們要永遠在一起不分開喔。」

   混帳  混帳  混帳  混帳  混帳  混帳  混帳  混帳  混帳  混帳  混帳  混帳  混帳  混帳  混帳 !

  不該是這樣子!那個人、那個人......

  壓下了黃瀨企圖阻止自己的火鍋,硬是把球灌進了籃筐,倒數同時歸零。

  那個人應該是要一直在我旁邊的!

  「兩支隊伍,列隊!」

  青峰全身留著汗,望著坐倒在地上的人兒有點失神,對於剛剛那個狂亂的自己有點不敢置信。

  人兒用力地槌下地板,他知道他一定哭了,他一直都很愛哭。

  該放軟了吧,只要這時候伸出手,黃瀨一定......

  視線中突然出現了不屬於自己的一隻手,黃瀨下一秒毫不懷疑的去握住了對方。

  焦躁,剛剛的焦躁感又燃了起來。

  一直以來並肩作戰的,明明就是自己不是嗎?

  青峰不知道自己現在的感覺究竟是什麼,他只知道自己轉過了身,選擇不看見走遠。

  「不是過去的隊友嗎?不多說幾句?」

  「就算是你,再說這種玩笑話我可是要生氣了?」

  他清楚自己的言不由衷。

  「勝者能對敗者說什麼?根本沒有。」他知道那個人一定會聽見,因為他的注意力絕對不會離開自己,然後,一定會哭吧?

  儘管覺得這樣的自己很幼稚,卻沒辦法阻止自己去傷害對方。

















  雖然贏球了,青峰卻也不想待在那悶熱的休息室,還有面對吵鬧的隊員。

  那些人的聲音都太煩了,嗡嗡嗡嗡的,他突然想念起那甜膩的聲音。

  他現在一定在哭吧?但肯定是圍繞在隊友的擁抱裡......

  一陣煩躁湧上,青峰憤憤的踢了路邊的鋁罐一腳。

  「唔哇!是誰這麼沒公德心......咦?小青峰?」

  聽見熟悉的聲音,青峰緩慢的抬起頭來,不會吧?又不是在搞偶像劇那招......

  黃瀨涼太。

  正當青峰想著該說些什麼時,對方已經微微後退一步,再來轉身就跑。

  「喂喂!給我等一下啊--!」

  一個箭步衝了上去,拽住對方的手腕用力拉了回來。

  「你幹什麼逃跑啊?!」

  黃瀨也同樣用力甩開了人,抬頭瞪著青峰,一雙上鉤的美目乍見明顯的血絲。

  「是、是小青峰說對手下敗將沒什麼好說的啊!」他的語氣充滿了委屈,還有青峰許久未聽的哭腔。

  啊啊、果然......

  青峰搔了搔頭,猛然衍生堆積起罪惡感。

  「我問你!你跟那個四號是什麼關係?」

  「嗯?你說前輩嗎?啊不就是前輩......你問這個幹嘛!不要管我啦!」打掉青峰伸過來的手,黃瀨又垂著頭可憐兮兮的想閃避。

  「好吧......」青峰輕吸一口氣,張口慢慢地吐出「抱歉。」

  「誰要你的道歉啊!我才不.......咦?小青峰你剛剛、跟我道歉。」

  撐大紅種的金色眼睛,黃瀨的表情像是看到青峰被雷打到。

  青峰嘆了一口難以被發現的氣,伸出手像是以前一樣揉著對方的金髮。

  還是一樣,滑滑的,很好摸。

  「是我的錯,你做的很好了。」

  聽見青峰近乎無奈卻寵溺的語氣,黃瀨倏地鼻頭一酸。

  「嗚嗚嗚嗚嗚---小青峰根本是故意的!人家、我也很努力了啊!」

  把人摟入懷中,接受意料之內的爆發與撒嬌。

  「我很努力地想站在小青峰旁邊啊!很努力、很努力地想要複製小青峰!小青峰居然這樣說!超級過分的!」

  「好好,我知道錯了,對不起。」

  「才不夠呢!你要賠償我當我的僕人!我一輩子都不會原諒你--!」

  黃瀨用力的抱緊對方,解放般的大哭。

  「我說......這樣有點丟臉......」

  「覺得很丟臉就不要理我啊!反正畢業前你還不是一直都不理我!我、我也是沒有你也沒差!」

  居然開始翻舊帳了。青峰掏了掏耳朵,把人快速的拉開,唇緊接著印上。

  他好像有聽見人兒的驚呼,不過這無所謂。

  即便許久沒有接吻,青峰依舊熟練的探進對方的口腔,並準確地找到人的敏感處來回刷弄,同時間配給不溫柔的嚙咬,直到咬出了血才像是安撫似的舔拭。

  「別開玩笑了。」鬆開黃瀨被吻到發腫的唇,青峰用一貫帝王的語氣宣示「你別想逃了,你是我的,從以前到現在以後都是。」

  黃瀨愣了好幾秒,白淨的臉快速填滿鮮豔的紅色,立刻大吼:「誰是你的啊--我最討厭你了!」

  「你明明就最喜歡我了,都哭成這樣。」

  「我、我......小青峰大混蛋!都這麼清楚還這樣欺負我!」



                                 END
...........................................


這次主要是想要打有點虐黃瀨跟吃醋的青峰吧

唉黃瀨哭哭好萌可是好可憐(攤死

然後青峰真是大混帳(欸欸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